旅夜書懷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标签:長江

【原文赏析】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因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微風吹拂着江岸的細草,那立着高高桅杆的小船在夜裏孤零地停泊着。
星星垂在天邊,平野顯得寬闊;月光隨波涌動,大江滾滾東流。
我難道是因爲文章而著名嗎?年老病多也應該休官了。
自己到處漂泊像什麼呢?就像天地間的一隻孤零零的沙鷗。

註釋
(1)岸:指江岸邊。
(2)危檣(qiáng通“牆”):高豎的桅杆。危,高。檣,船上掛風帆的桅杆。
(3)獨夜舟:是說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夜泊江邊。
(4)星垂平野闊:星空低垂,原野顯得格外廣闊。
(5)月涌:月亮倒映,隨水流涌。大江:指長江。
(6)名豈:這句連下句,是用“反言以見意”的手法寫的。杜甫確實是以文章而著名的,卻偏說不是,可見另有抱負,所以這句是自豪語。休官明明是因論事見棄,卻說不是,是什麼老而且病,所以這句是自解語了。
(7)官應老病休:官倒是因爲年老多病而被罷退。應,認爲是、是。
(8)飄飄:飛翔的樣子,這裏含月“飄零”、“飄泊”的意思,因爲這裏是借沙鷗以寫人的飄泊。

寫作背景
“旅夜書懷”顧名思義就是旅途中夜裏寫下的抒發自己情感的。這首詩是杜甫乘舟行經渝州(今重慶)、忠軸(今重慶市忠州)時寫下的。當時的杜甫已53歲,且常年有病,國家時局不穩,自己生活沒有着落,又無定蹤,因此一路上他心情十分沉重,這首詩集中表現了他的這種心情。

賞析

  這首是杜甫五律詩中的名篇,歷來爲人稱道。《四溟詩話》評此詩“句法森嚴,‘涌’字尤奇。”《瀛奎律髓匯評》引紀昀語:“通首神完氣足,氣象萬千,可當雄渾之品。”

  詩的前半描寫“旅夜”的情景。第一、二句寫近景:微風吹拂着江岸上的細草,豎着高高桅杆的小船在月夜孤獨地停泊着。當時杜甫離成都是迫於無奈。765年的正月,他辭去節度使參謀職務,四月,在成都賴以存身的好友嚴武死去。處此悽孤無依之境,便決意離蜀東下。因此,這裏不是空泛地寫景,而是寓情於景,通過寫景展示他的境況和情懷:像江岸細草一樣渺小,像江中孤舟一般寂寞。第三、四句寫遠景:明星低垂,平野廣闊;月隨波涌,大江東流。這兩句寫景雄渾闊大,歷來爲人所稱道。詩人在這兩個寫景句中寄寓着的感情,有人認爲是“開襟曠遠”(浦起龍《讀杜心解》),有人認爲是寫出了“喜”的感情(見《唐詩論文集·杜甫五律例解》)。這首詩是寫詩人暮年飄泊的悽苦景況的,而上面的兩種解釋只強調了詩的字面意思。實際上,詩人寫遼闊的平野、浩蕩的大江、燦爛的星月,正是爲了反襯出他孤苦伶仃的形象和顛連無靠的悽愴心情。這種以樂景寫哀情的手法,在古典作品中是經常使用的。如《詩經·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用春日的美好景物反襯出徵士兵的悲苦心情,寫得十分動人。

  詩的後半是“舒懷”。第五、六句說:“有點名聲,哪裏是因爲我的文章好呢?做官,倒應該因爲年老多病而退休。”這是反話,立意至爲含蓄。詩人素有遠大的政治抱負,但長期被壓抑而不能施展,自己會“文章”(詩歌),可那時候,人不會因爲文章好而著名。當個小官,卻又不得不退休。杜甫此時確實是既老且病,但他的休官,卻主要不是因爲老和病,而是由於被排擠。這裏表現出詩人心中的不平,同時揭示出政治上失意是他飄泊、孤寂的根本原因。關於這一聯的含義,黃生說是“無所歸咎,撫躬自怪之語”(《杜詩說》),仇兆鰲說是“五屬自謙,六乃自解”(《杜少陵集詳註》),並不很妥當。最後兩句說:“飄然一身像個什麼呢?不過像廣闊的天地間的一隻沙鷗罷了。”詩人即景自況以抒悲懷。水天空闊,沙鷗飄零;人似沙鷗,轉徙江湖。這一聯借景抒情,一字一淚,感人至深。

  王夫之《姜齋詩話》說:“情景雖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互藏其宅。”情景互藏其宅,即寓情於景和寓景於情。前者寫宜於表達詩人所要抒發的情的景物,使情藏於景中;後者不是抽象地寫情,而是在寫情中藏有景物。杜甫的這首《旅夜書懷》詩,就是古典詩歌中情景相生、互藏其宅的一個範例。

  漂泊無依的孤寂,卻正是對社會的評價,那個時候,那皇城,如此之大,卻無他容身之處,輾轉來到成都,卻因爲嚴武的離世,被迫離開,因爲無重用他的人,無他的伯樂了,那是一種怎樣的無奈。如此,全詩也從側面烘託了當時朝廷政治的腐敗,以及,自己內心懷才不遇的憤懣與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