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懷古蹟五首·其一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
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
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戰亂中在長安東北一帶流離,天地間漂泊在西南地區。
長久地停留在三峽的房屋中,在五溪與溪人一同住在山裏。
羯胡事主狡猾反覆無常,人傷懷的時候還沒有回還。
庾信一生最淒涼,晚年作的詩震動了江關。

註釋
⑴支離:流離。
⑵羯胡:指安祿山。

鑑賞

  《詠懷古蹟五首》是杜甫公元766年(大曆元年)在夔州寫成的一組。夔州和三峽一帶本來就有宋玉、王昭君、劉備、諸葛亮等人留下的古蹟,杜甫正是借這些古蹟,懷念古人,同時抒寫自己的身世家國之感。這首是第一首。戰亂中詩人流離失所,漂泊西南,心中愁苦,更加思念故鄉,借憑弔庾信,抒發自己的情懷。全詩感情深沉,誠摯感人。

  浦起龍《讀杜心解》認爲:“此‘詠懷’也,與‘古蹟’無涉,與下四首,亦無關會。”意思是《詠懷古蹟》借古蹟以抒己懷,專詠古蹟,合則爲組詩,分則爲詠懷。首言庾信,次及宋玉、王嬙,皆嘆其才之不得用;詠蜀主劉備與諸葛武侯,感君臣際會之難;通過懷古,抒發自己的身世感嘆和內心感受。

  “支離東北”、“漂泊西南”,直指詩人最痛心之處,概括了無數離亂痛苦和無限愁腸。“東北風塵”指安史之亂;“西南天地”指逃亡蜀中。三四句承上,正面抒寫“漂泊之感”。“三峽樓臺”,說夔府山居,“淹日月”,寫久滯無聊。夔南五溪是漢族與其他少數民族雜處之地,因此稱“衣服共雲山”。久滯異地,無限痛楚,卻冠以“樓臺”、“日月”、“衣服”、“雲山”的輕鬆之詞,這是以樂寫哀的手法。五六句賓主雙關,以流水對句,轉入時事。“羯胡”句追述安祿山叛亂。“詞客”句以詞客自比,並連帶下文庾信,寫自己漂泊西南。七八句承“哀時”,以庾信作結。庾信之“蕭瑟”代指杜甫自身之蕭瑟;庾信之“暮年”實爲杜甫之暮年;“詞客”之“暮年”只有“詩賦”可慰“平生”,這是自慰,自哀,詩人正是從詠古中以述懷,庾信以其絕世之詩賦“動”其“鄉關”之思,杜甫也正是以其絕世之詩歌“系”其“故園”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