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風回小院庭蕪綠

作者:李煜 朝代:五代 标签:寫風

【原文赏析】
風回小院庭蕪綠,柳眼春相續。憑闌半日獨無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燭明香暗畫堂深,滿鬢青霜殘雪思難任。

註釋
①《續選草堂餘》等本中有題作“春怨”。
②風:指春風。蕪:叢生的雜草。庭蕪:庭院裏的草。
③柳眼:早春時柳樹初生的嫩葉,好像人的睡眼初展,故稱柳眼。李商隱《二月二日》詩中有“花須柳眼多無賴,紫蝶黃蜂俱有情”之句。又元稹《寄浙西李大夫》(四首之一),也有“柳眼梅心漸欲春”的詩句。春相續:一年一年的春天繼續冬天來到人間。
④獨:獨自,單獨。無言:沒有話語。
⑤竹聲:春風吹動竹林發出的聲響。竹,古樂八音之一。指竹製管樂器,簫、管、笙、笛之類。新月:初升的月亮,又每月初一的月亦稱新月或朔日月。似當年:和往年差不多。
⑥笙歌:泛指奏樂唱歌,這裏指樂曲。尊前:《詞綜》、《全唐詩》、《詞譜》、《歷代詩餘》等本均作“尊罍(léi)”。尊,酒杯,罍,一種酒器。小口大肚,有蓋。上部有一對環耳,下部有一鼻可系。尊罍在:意謂酒席未散,還在繼續。全句意謂:樂曲演奏未完,酒宴未散,仍在繼續。
⑦池面冰初解:池水冰面初開,指時已初春。
⑧燭:蠟燭。香:薰香。燭明香暗,是指夜深之時。畫堂:呂本二主詞同此;吳本二主詞誤作“畫歌”;《花草粹編》、《古今詩餘醉》、《詞綜》、《全唐詩》等本均作“畫樓”;《詞譜》中作“畫闌”。畫堂,指華麗而精美的君室。深:吳本二主詞中誤作“聲”,指幽深。
⑨清霜殘雪:形容鬢髮蒼白,如同霜雪,謂年已衰老。思難任(rèn):思,憂思。難任,難以承受。意謂憂思令人難以承受,即指極度憂傷。《古今詞統》、《續選草堂詩餘》、《詞綜》、《詞譜》、《詞林紀事》、《全唐詩》等本均作“思難禁”。

賞析一

  這是一首抒寫傷春懷舊之情的作品。從全詞看,充滿着往事不堪回首的怨愁情思,應是李煜後期的作品,故也有人稱其爲是後主絕命詞第二首。

  此詞追昔撫今,在對生機盎然、勃勃向上的春景中寄寓了作者的深沉怨痛,在對往昔的依戀懷念中也蘊含了作者不堪承受的痛悔之情。周汝昌評之曰:“沉痛而味厚,殊耐咀含。學文者細玩之,可以識多途,體深意,而不徒爲叫囂浮化之詞所動。”

  詞的上片,寫春景以引抒出對過去歲月的追憶。作者以景入情,用細膩的觀察、清麗的語言極力刻畫出了一幅生機勃勃的春光圖。但“風回”一句也讓讀者隱約感到作者雖面對春色,心中卻滿是舊思的憂憤之情。“憑欄”句一出,詞意漸明,“無言”中彷彿有千言萬語。“依舊”是對往昔的懷戀,對現實的感慨。如果說上片還是清麗多於灰暗,春光勝於春愁的話,那麼下片則是把上片原有的那一點點由回憶中升起的生機在現實的痛苦中消滅了。承接上片引出的對奢華生活的回憶更加深了對現實的不滿和愁怨,“燭明”一句中孤獨情思,到了“滿鬢”一句無法自禁,哀怨至極。這是全詞的點題之句,也是全詞中最具情感震撼力的一句。全詞描寫生動,筆觸細緻,情景融匯,由景見情,由情生景,借傷春以懷舊,借懷舊以發怨,借發怨以顯痛苦,結構精妙,意象生動,在感情上十分摯烈,藝術手法上相當成熟,是一篇難得的佳作。

賞析二

  宋朝王銍《默記》稱太宗派徐鉉去看李煜,信有老卒守門。徐鉉說奉旨來見,“老卒往報。徐入,立庭下”。可見李煜住處實況。“又後主在賜第因七夕命故妓作樂,聲聞於外。太宗聞之大怒。”李煜賜第中還有故妓,能作樂。這首詞里正反映了這種生活。開頭稱春風又回到小院裏來,院子裏的草又綠了。院子裏的柳條上新生柳葉,細長如人睡眼初展,這樣的柳葉在春天到來時,連續着生出來。這裏寫出小院中春天的信息,可以從庭草的綠色裏,從柳葉的舒展和相續生出中看出來。“柳眼春相續”,寫得很細,是人的觀察。這裏也透露出他的寂寞之感來。他在《玉樓春》裏寫在金陵時的春天景象:“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鳳簫吹斷水雲閒,重按霓裳歌遍徹。”是盛極一時,跟被拘留中的寂寞正好構成對照。想起當日的情況,靠着欄杆半天沒有一句話,透露他對故國之思的痛苦心情。這時想替自己排解,說風吹竹子的聲音和新月的照耀還象當年。想來小院中還有竹子,春風吹來,還有竹聲。不過跟《玉樓春》寫的“醉拍闌干情味切”相比,這時的“半日獨無言”又構成鮮明的對照了。

  下半闕寫他在賜第裏還有故妓,還可以奏樂。笙歌未散,酒杯還在,還可以喝酒。春天到來,池面冰開始融化了。就他的處境來說,是否也象東風解凍呢?“燭明香暗畫堂深,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用“燭明香暗”來陪襯“畫堂深”,用“滿鬢清霜殘雪”的霜雪來反襯東風解凍的“冰初解”。“畫堂深”是深沉,看來故妓的奏樂也是寂寞中的聊以自慰,不能跟“鳳簫吹斷水雲閒,重按霓裳歌遍徹”相比,所以無法解除寂寞,因此有畫堂深沉的感覺。東風解凍透露春天的氣息,但對他說來,春天永遠過去了,這表現在四十歲光景的人已經是滿鬢霜雪了,這裏含有對故國的懷念、亡國的痛苦難以負擔。這首詞,結合被俘後的生活來反映故國之思,寫春天的到來,東風的解凍,都無法減輕他的痛苦。

  (周振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