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四月

作者:翁卷 朝代:宋代 标签:寫景

【原文赏析】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裏雨如煙。
鄉村四月閒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山陵、原野間草木茂盛,遠遠望去,蔥蔥郁郁;稻田裏的色彩與天光交相輝映,滿目亮白。杜鵑聲聲啼叫中,天空中煙雨濛濛。四月到了,農民都開始忙了起來,村裏沒有一個人閒着。他們剛剛結束了種桑養蠶的事情又要開始插秧了。

註釋
1.山原:山陵和原野。
2.白滿川:指河流裏的水色映着天光。
3.川:平地。
4.子規:杜鵑鳥。
5.如:好像。
6.才:剛剛。
7.了:結束。
8.蠶桑:種桑養蠶。
9.插田:插秧。

賞析二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裏雨如煙。鄉村四月閒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這是一首田園,描寫的是江浙一帶鄉村四月的風光。作者是南宋詩人,被稱爲“永嘉四靈”之一的翁卷。第一次讀到這首詩,竟被它純美的田園風光所迷醉:山坡上草木葳蕤,一片青蔥翠綠。江南插禾早,蓄滿水的稻田裏水色與天光交相輝映,滿目亮白。杜鵑聲聲啼叫,江南的天空煙雨迷濛。四月到了,莊稼人都開始忙農活,沒有一個閒人。莊稼活像稻草垛一樣堆起多高,一件接着一件,哪有做完的時候?剛結束了蠶桑的事又要插秧了。還是喜歡陝南的四月天。在形色上,它一點也不比江南差。比起翁卷的家鄉來,我的家鄉陝南的物候總要遲二十天左右。那是一個正在發育的夏天,像一個剛剛長大的女孩,一件件脫去青澀和單薄的外衣,驟然間顯得豐滿、成熟和性感。立夏一過,陽光一天比一天明媚,薰風一天比一天柔軟,天空像複寫紙一樣的藍。放眼望鄉村,滿眼是綠色,每一棵草都在開花,每一棵苗都在拔節。這時候,油菜和小麥還長在田地裏,離收割還有一段時間,蠶豆和櫻桃卻早已擺上了農家的餐桌。芬芳的槐花一串串掛在窗外,裝飾着露水明亮的家園。做秧田是一件細緻活,得投進去技術和時間。正開花的紫雲英被翻埋進田土裏,再引來渠水漚田。陽光加熱了滿田的水,發酵了泥土裏的生命,直到田泥變得無比柔軟。這時候,退去一部分肥水,再將軟泥做成一畦畦的溫牀,撒上草灰後再抹平。稻種的生命起初只是針尖大的一星點,在溫室裏長出兩片葉子後方可移栽。那種農活叫“栽小秧”,是將一棵棵的小秧苗輕輕地摁進秧畦裏去。栽小秧的時候,全家總動員,一幅又一幅點彩派的畫作在田地裏展開。最後別忘了在田頭插個稻草人。麻雀嘴饞,它們雖然對那些已經生根發芽的小秧無技可施,但還得提防它們飢不擇食地糟踐。接下來,等待秧苗青麥子黃,割了麥子好插秧。那是一段暫時無事可做的時間,是大會戰之前相對寧靜的時刻。不妨到城裏逛半天,歸途中男人手裏攥一把新買的鐮刀,頭上戴一頂簇新的草帽,女人腋下是一件新買的夏衣。下雨的時候,男人打了雨傘去串門,或者乾脆在家睡懶覺;老人在屋檐下搓草繩,望着滿天烏雲盼天晴;女人在廚房裏煮臘肉,裹挾着肉香的炊煙和迷濛的雨霧永遠糾纏不清。雨霧擋住我眺望遠方的視線,卻又將我的思念發酵到濃郁。媽媽這時候應該又在給我們做鞋墊吧,這是她每年四月坐在鄉村滴雨的屋檐下必定要做的功課。她老人家這些年視力大不如前了,可勤勞的品質使她一直不肯浪費每一寸光陰。她搬個凳子坐在屋檐下,地上放個針線笸籮,伴着檐滴的聲音扎進一針又一針,針針是對兒孫的牽掛和叮嚀——她試圖使我們的行走更加平穩和舒適。她在心裏計划着哪四雙是給我兒子的,哪兩雙是給我的,哪一雙是給我媳婦的。她清楚地記得我們每一個人身體的尺碼,而我們至今不知道她究竟穿多大的鞋。最喜歡是還是那句“子規聲裏雨如煙”。鄉村四月,揮之不去的是愁情。 

賞析一

  這首以白描手法寫江南農村(今樂清市淡溪鎮)初夏時節的景象,前兩句着重寫景:綠原、白川、子規、煙雨,寥寥幾筆就把水鄉初夏時特有的景色勾勒了出來。後兩句寫人,畫面上主要突出在水田插秧的農民形象,從而襯托出“鄉村四月”勞動的緊張與繁忙。前呼後應,交織成一幅色彩鮮明的圖畫。

  四月的江南,山坡是綠的,原野是綠的,綠的樹,綠的草,綠的禾苗,展現在詩人眼前的,是一個綠色主宰的世界。在綠色的原野上河渠縱橫交錯,一道道洋溢着,流淌着,白茫茫的;那一片片放滿水的稻田,也是白茫茫的。舉目望去,綠油油的禾田,白茫茫的水,全都籠罩在淡淡的煙霧之中。那是霧嗎?煙嗎?不,那是如煙似霧的濛濛細雨,不時有幾聲布穀鳥的呼喚從遠遠近近的樹上、空中傳來。詩的前兩句描寫初夏時節江南大地的景色,眼界是廣闊的,筆觸是細膩的;色調是鮮明的,意境是朦朧的;靜動結合,有色有聲。“子規聲裏雨如煙”,如煙似霧的細雨好像是被子規的鳴叫喚來的,尤其富有境界感。

  “鄉村四月閒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後兩句歌詠江南初夏的繁忙農事。採桑養蠶和插稻秧,是關係着衣和食的兩大農事,現在正是忙季,家家戶戶都在忙碌不停。對詩的末句不可看得過實,以爲家家都是首先做好採桑喂蠶,有人運苗,有人插秧;有人是先蠶桑後插田,有人是先插田後蠶桑,有人則只忙於其中的一項,少不得有人還要做其他活計。“才了蠶桑又插田”,不過是化繁爲簡,勾畫鄉村四月農家的忙碌氣氛。至於不正面直說人們太忙,卻說閒人很少,那是故意說得委婉一些,舒緩一些,爲的是在人們一片繁忙緊張之中保持一種從容恬靜的氣度,而這從容恬靜與前兩名景物描寫的水彩畫式的朦朧色調是和諧統一的。

賞析三
   整首突出了鄉村四月(今樂清市淡溪鎮)的勞動繁忙。整首詩就像一幅色彩鮮明的圖畫,不僅表現了詩人對鄉村風光的熱愛與讚美,也表現出他對勞動人民的喜愛,對勞動生活的讚美之情,因此,翁卷有鄉村詩人的美稱。翁卷揮墨了一幅農民豐富、繁忙的鄉村田園生活了,從而襯托出“鄉村四月”勞動的緊張、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