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零丁洋

作者:文天祥 朝代:宋代 标签:勵志

【原文赏析】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註釋及譯文

譯文一
我一生的辛苦遭遇,都開始於一部儒家經書;從率領義軍抗擊元兵以來,經過了四年的艱苦歲月,
祖國的大好河山在敵人的侵略下支離破碎,就像狂風吹卷着柳絮零落飄散;
自己的身世遭遇也動盪不安,就像暴雨打擊下的浮萍顛簸浮沉。想到前兵敗江西,(自己)從惶恐灘頭撤離的情景,那險惡的激流、嚴峻的形勢,至今還讓人惶恐心驚;
想到去年五嶺坡全軍覆沒,身陷敵手,如今在浩瀚的零丁洋中,只能悲嘆自己的孤苦伶仃。
自古人生在世,誰沒有一死呢?
爲國捐軀,死得其所,(讓我)留下這顆赤誠之心光照青史吧!

譯文二
回想我早年由科舉入仕歷盡辛苦,
如今戰火消協已熬過了四年。
國家危在旦夕恰如風中紛飛的柳絮,
個人身世遭遇好似驟雨裏的浮萍。
惶恐灘的慘敗讓我至今依然惶恐,
零丁洋身陷元虜可嘆我孤苦零丁。
自古以來有誰能夠長生不死?
我要留一片愛國的忠心映照史冊。

譯文三
艱苦的生活經歷是從讀書做官開始的,
以薄弱的兵力與元軍苦戰了四年。
大宋江山支離破碎,像那被風吹散的柳絮,
自己一生時起時落,如同水中被雨打的浮萍。
去年在惶恐灘頭訴說心中的惶恐,
而今在零丁洋上慨嘆孤苦零丁。
自古以來誰能永遠不死,
留下這顆赤誠的心光照史冊。

譯文四
(人教版語文八下第25課翻譯)
我由於熟讀經書,通過科舉考試,被朝廷選拔入仕做官。
在頻繁的抗元戰鬥中已度過四年。
大宋國勢危亡如風中柳絮。
我一生坎坷,如雨中浮萍漂泊無根,時起時沉。
惶恐灘的慘敗讓我至今依然惶恐,
零丁洋身陷元虜可嘆我孤苦零丁。
自古以來,人都不免一死,但死得要有意義,倘若能爲國盡忠,死後仍可光照千秋,青史留名。

註釋
遭逢:遭遇到朝廷選拔。
起一經:因精通某一經籍而通過科舉考試得官。文天祥在宋理宗寶佑四年(1256)以進士第一名狀元。
干戈寥(liáo)落:寥落意爲冷清,稀稀落落。在此指宋元間的戰事已經接近尾聲。干戈,兩種兵器,這裏代指戰爭。寥落,荒涼冷落。南宋亡於1279年,此時已無力反抗。
四周星: 四年。從德祐元年(1275)正月起兵抗元至被俘恰是四年。
風飄絮:運用比喻的修辭手法,形容國勢如柳絮。
雨打萍:比喻自己身世坎坷,如同雨中浮萍,漂泊無根,時起時沉。
惶恐灘:在今江西萬安贛江,水流湍急,極爲險惡,爲贛江十八灘之一。宋瑞宗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在江西空阬兵敗,經惶恐灘退往福建。
零丁洋:即“伶仃洋”,現在廣東省中山市南的珠江口。文天祥於宋末帝趙昺祥興元年(1278)十二月被元軍所俘,囚於洋的戰船中,次年正月,元軍都元帥張弘範攻打崖山,逼迫文天祥招降堅守崖山的宋軍統帥張世傑。於是,文天祥寫了這首。
零丁:孤苦無依的樣子。
留取丹心照汗青:留取赤膽忠心,永遠在歷史中放光。
丹心:紅心,比喻忠心。
汗青:古代在竹簡上寫字,先以火炙烤竹片,以防蟲蛀。因竹片水分蒸發如汗,故稱書簡爲汗青,也做殺青。這裏特指史冊。

鑑賞二

  這是一首永垂千古的述志。詩的開頭,回顧身世。意在暗示自己是久經磨鍊,無論什麼艱難困苦都無所畏懼。接着追述戰鬥生涯:在荒涼冷落的戰爭環境裏,我度過了四年。把個人命運和國家興亡聯繫在一起了。三四句承上從國家和個人兩個方面,繼續抒寫事態的發展和深沉的憂憤。這一聯對仗工整,比喻貼切,真實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現實和詩人的遭遇。國家民族的災難,個人坎坷的經歷,萬般痛苦煎熬着詩人的情懷,使其言辭倍增悽楚。五六句喟嘆更深,以遭遇中的典型事件,再度展示詩人因國家覆滅和己遭危難而顫慄的痛苦心靈。結尾兩句以磅礴的氣勢收斂全篇,寫出了寧死不屈的壯烈誓詞,意思是,自古以來,人生哪有不死的呢?只要能留得這顆愛國忠心照耀在史冊上就行了。

  這句千古傳誦的名言,是詩人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譜寫的一曲理想人生的讚歌。全詩格調沉鬱悲壯,浩然正氣貫長虹,確是一首動天地、泣鬼神的偉大愛國主義詩篇。

鑑賞四

  南宋末年,文天祥在潮州與元軍作戰,被俘,途經零汀洋時,元軍逼迫他招降堅守崖山的宋軍,他寫下了這首。詩人以詩明志,表現出視死如歸的高風亮節和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詩人回顧自己的仕途和征戰的經歷:因科舉而蒙朝廷重用,在荒涼冷落的戰爭環境中已經度過了四個春秋。“干戈寥落”在此亦指宋元間的戰事已經接近尾聲,南宋幾近滅亡。“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沉浮雨打萍。”破碎的山河猶如風中飄絮,動盪不安的一生就像雨打浮萍。國家的災難、個人的坎坷濃縮在這兩個比喻句中,意思是國家和個人的命運都已經難以挽回。“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在曾經兵敗的惶恐灘頭,詩人也曾爲自己的命運惶恐憂慮,而今途經零丁洋又怎能不感嘆自己的孤苦伶仃,無力挽救國家。“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青照汗青!”自古以來,人世間誰能免於一死?只求留下一顆赤膽忠心,永遠照耀在史冊上。此句慷慨陳詞,直抒胸中正氣,表現出捨生取義、視死如歸的堅定信念和昂揚鬥志,因此成爲千古流傳的名句。

鑑賞三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作者在面臨生死關頭,回憶一生,感慨萬千。他抓住了兩件大事,一是以明經入仕,二是「勤王」。以此兩端起筆,極好地寫出了當時的歷史背景和個人心境。"干戈寥落",是就國家整個局勢而言。據《宋史》記載,朝廷徵天下兵,但像文天祥那樣高舉義旗爲國捐軀者寥寥無幾。作者用"干戈寥落"四字,暗含着對苟且偷生者的憤激,對投降派的譴責!

  如果說首聯是從縱的方面追述,那麼,頜聯則是從橫的方面渲染。"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作者用淒涼的自然景象喻國事的衰微,極深切地表現了他的哀慟。把自己的命運和國家的前途緊緊的聯繫在一起亡國孤臣有如無根的浮萍漂泊在水上,無所依附,這際遇本來就夠慘了。而作者再在"萍"上著"雨打"二字,就更顯悽苦。這"身世浮沉",概括了作者艱苦卓絕的鬥爭和坎坷不平的一生。本聯對仗工整,比喻貼切,形像鮮明,感情摯烈,讀之使人愴然!

  五六句緊承前意,進一步渲染生髮。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的軍隊被元兵打敗後,曾從惶恐灘一帶撤退到福建汀州。當時前臨大海,後有追兵,如何闖過那九死一生的險境,轉敗爲勝是他最憂慮、最惶恐不安的事情。而今軍隊潰敗,身爲俘虜,被押送過零丁洋,能不感到孤苦伶仃?這一聯特別富有情味,"惶恐灘"與"零丁洋"兩個帶有感情色彩的地名自然相對,而又被作者運用來表現他昨日的"惶恐"與眼前的"零丁",真可謂史上的絕唱!

  以上六句,作者把家國之恨、艱危困厄渲染到極至,哀怨之情匯聚爲高潮,而尾聯卻一筆宕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磅礴的氣勢、高亢的情調收束全篇,表現出他的民族氣節和捨身取義的生死觀。結尾的高妙,致使全篇由悲而壯,由鬱而揚,形成一曲千古不朽的壯歌。本句中作者直抒胸臆,表現了詩人爲國家安寧願慷慨赴死的民族氣節。

後世影響

  《過零丁洋》作者文天祥,這首是他在1279年正月過零丁洋時所作。詩中概述了自己的身世命運,表現了慷慨激昂的愛國熱情和視死如歸的高風亮節,以及捨身取義的,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最高表現。

  爲氣貫長虹、啓迪後世的名篇,尤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影響了一代又一代愛國志士和廣大民衆。自"五四運動"以來到抗日戰爭,在中國本土,在南洋和海外各地,無論是文學創作、戲劇演出、歌曲傳唱中,經常可以看到《過零丁洋》等篇,激勵民族情愫的吶喊。對後世志士仁人的節操,文學上的摯情文采都有深刻的啓發和廣遠的影響。

創作背景

端宗繼位
  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趙昰在福州登位,改元景炎,是爲端宗。廣王晉封爲衛王。文天祥擔任樞密使兼都督諸路軍馬。文天祥在南劍州(今福建南平)開督府,福建、廣東、江西的許多文臣武將、地方名士、勤王軍舊部紛紛前來投效,文天祥又派人到各地招兵籌餉,很快組成了一支督府軍,規模、聲勢都比前一年的江西勤王軍大得多。但是,朝中大臣不能同心同德對付敵人,成爲抗元軍事行動的一大隱患。

流亡政府
  德祐二年十月,朝廷命文天祥出兵汀州(今福建長汀),不幸戰鬥失利。在元軍的攻擊下,南劍州也落入敵手,行都福安(即福州)失去屏障。丞相陳宜中、樞密副使張世傑驚惶失措,急忙護送端宗和衛王登舟入海,以避兵鋒。福安府隨即陷落,南宋小朝廷從此成爲海上的流亡政府。

贛南奏捷
  景炎二年(1277年)初,元軍進逼汀州,文天祥退卻到廣東梅州(今廣東梅州)。經過整頓,五月間又從梅州出發,打響了收復江西的戰役。在文天祥的領導下,江西的抗元軍事行動進行得如火如荼。各方義軍配合督府軍作戰,分別奪回會昌、雩都、興國,分寧、武寧、建昌三縣豪傑,以及臨川、洪州、袁州、瑞州的義兵都來請求督府節制。文天祥統一部署,揮師席捲贛南,收復了大片土地。

兵敗被俘
  景炎二年八月,元軍發起大規模的進攻。督府軍由於沒有作戰經驗和嚴格訓練,戰鬥力不強,在元軍騎兵猛烈的衝擊下,慘敗收場,文臣武將或犧牲,或被捕,文天祥一家只剩下老少三人。雖然文天祥受着國破家亡和妻離子散的巨大打擊,但沒有動搖其抗元意志。他帶兵入粵,在潮州、惠州一帶繼續抗元。祥興元年(1278年)十二月二十日,文天祥不幸在五坡嶺被一支偷襲的元軍俘獲。文天祥寧死也不願向元軍屈服,所以他吞下二兩腦子(即冰片)自殺,但藥力失效,未能殉國。

過零丁洋
  元朝的元帥張弘範率水陸兩路軍隊直下廣東,要徹底消滅南宋流亡政府。文天祥被他們用戰船押解到珠江口外的零丁洋(今屬廣東省)。張弘範派人請文天祥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當然堅拒寫招降書,但寫了一首七言律,表明自己的心跡。

  這首詩就是留芳千古的《過零丁洋》,其中「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一詩句所表達的的高尚品格,成爲千百年來中國人的楷模。

崖山決戰
  在元軍的猛烈攻勢下,南宋流亡政府逃到秀山(今廣東東莞虎門的虎頭山)。11歲的端宗驚悸成疾,在州(今廣東湛江市)病逝。張世傑、陸秀夫立8歲的衛王繼位,又把行朝遷到新會縣南面大海中的山(廣東省地圖)。祥興二年(1279年)二月初六日,宋、元雙方在海面上展開了驚心動魄的海戰,最後張世傑統領的宋軍戰敗,陸秀夫揹負小皇帝蹈海殉難。

押送大都
  崖山戰役後,文天祥被押到廣州。張弘範對他說:「宋朝滅亡,忠孝之事已盡,即使殺身成仁,又有誰把這事寫在國史?文丞相如願轉而效力大元,一定會受到重用。」文天祥回答道:「國亡不能救,作爲臣子,死有餘罪,怎能再懷二心?元朝政府爲了使他投降,決定把他押送大都。

主旨
  這首飽含沉痛悲涼,既嘆國運又嘆自身,把家國之恨、艱危困厄渲染到極致,但在最後一句卻由悲而壯、由鬱而揚,迸發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詩句,慷慨激昂、擲地有聲,以磅礴的氣勢、高亢的語調顯示了詩人的民族氣節和捨生取義的生死觀。

鑑賞一
  這首是文天祥被俘後爲誓死明志而作。一二句詩人回顧平生,但限於篇幅,在寫法上是舉出入仕和兵敗一首一尾兩件事以概其餘。中間四句緊承“干戈寥落”,明確表達了作者對當前局勢的認識:國家處於風雨飄搖中,亡國的悲劇已不可避免,個人命運就更難以說起。但面對這種鉅變,詩人想到的卻不是個人的出路和前途,而是深深地遺憾兩年前自己未能在軍事上取得勝利,從而扭轉局面。同時,也爲自己的孤立無援感到格外痛心。我們從字裏行間不難感受到作者國破家亡的巨痛與自責、自嘆相交織的蒼涼心緒。末二句則是身陷敵手的文天祥對自身命運的一種毫不猶豫的選擇。這使得前面的感慨、遺恨平添了一種悲壯激昂的力量和底氣,表現出獨特的崇高美。這既是詩人人格魅力的體現,也表現了中華民族的獨特的精神美,其感人之處遠遠超出了語言文字的範圍。

思想感情

  “丹心”是指赤紅熾熱的心,一般以“碧血丹心”來形容爲國盡忠的人。

  “汗青”是指歷史典籍。古時在未有紙的發明之前,要記錄軍國大事,便只能刻寫在竹簡之上;但必須先用火把竹簡中的水分蒸發出來,這樣才方便刻寫,並可防蟲蛀;後人據此引申,把記載歷史的典籍統稱爲“汗青”。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兩句的意思,是說古往今來,人難免一死,爲拯救祖國而死,一片衷心將永垂史冊。

  岳飛、文天祥、史可法等同均是爲國爲民而肯拋頭顱、灑熱血的烈士,其壯烈情懷均與這兩句詩的詩意吻合,那到底這兩句詩是誰人手筆呢?

  南宋末年,文天祥在廣東兵敗被元軍俘虜,並被帶往北方囚禁,途中經過零丁洋,便寫了《過零丁洋》這首詩來抒發國破家亡的抑鬱。此詩的下半闕如下: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表達了作者的愛國之情,體現了他的高風亮節,以及捨身取義的人生觀,充分體現了他的民族精神。

  其後,文天祥始終不被任何威迫利誘打動,慷慨赴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