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懷古

作者:姜夔 朝代:宋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夜暗歸雲繞柁牙,江涵星影鷺眠沙。
行人悵望蘇臺柳,曾與吳王掃落花。

註釋
⑴姑蘇:蘇州西南有姑蘇山,因而蘇州也別稱姑蘇。
⑵柁牙:船柁。柁,同“舵”。牙,牙檣。杜甫《秋興》:“錦纜牙檣起白鷗。”仇注引《埤蒼》:“檣尾銳如牙也。”檣即桅竿。
⑶諸本並作“鷺眠”。夏校本記:“曹元忠校:‘《鶴林玉露》引作“雁團”。’”杜牧《九日齊山登高》:“江涵秋影雁初飛。”
⑷蘇臺:姑蘇臺,即吳宮。故址在蘇州西南靈巖山。李白《烏棲曲》:“姑蘇臺上烏棲時,吳王宮裏醉西施。”又《蘇臺覽古》:“歸苑荒臺楊柳新,菱歌清唱不勝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姜夔翻爲新意。

簡析

  少年姜夔在目睹江淮一帶地方生產凋敝、風物荒涼,曾發出“徘徊望神州,沉嘆英雄寡”(《昔遊》)的慨嘆,揚州慢、淒涼犯一類詞也頗有“禾黍之悲”,而在這首詩裏,昔日的憤懣和憂慮化作了淡淡的惆悵,彷彿若有所失。後兩句使人愀然動色,楊萬里極喜誦之,或是其中蘊涵的歷史滄桑感和某種個人情愫的積澱與之心境契合,但僅如此不足以跳出李白《蘇臺覽古》的窠臼,此詩妙處實在一、二句。起句疏宕,不涉題旨,欲抑先揚。寫晚雲悠閒、白鷺自適、星斗燦爛、山川依然,說景微妙,相形之下“悵望蘇臺柳”就流露出了一種苦澀的況味,懷古傷今之情紆徐委折。景物的渲染與感慨的抒發相得益彰,物是人非的歷史感更加厚重,此詩興味深厚而筆致飄逸,具蘊藉空靈之美。姜夔《詩說》雲:“韻度欲其飄逸。”這首懷古傷今之作不滯於情,不役於物,饒有遠韻。近人繆鉞《姜白石之文學批評及其作品》雲:“白石之詩氣格清奇,得力江西;意襟雋澹,本於襟抱;韻致深美,發乎才情。受江西詩派影響者,其末流之弊,爲枯澀生硬,而白石之詩獨饒風韻。”[2]

  這首絕句可以和李白的《蘇臺覽古》作個比較:“舊苑荒臺楊柳新,菱歌清唱不勝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

  李白在詩中着重寫今日之荒涼,以暗示昔日之繁華,以今古常新的自然景物來襯托變幻無常的人事,從而抒發出今昔盛衰的感慨。而姜夔則借不變的姑蘇夜景,暗寓變化的人事,並借古諷今,給偏安一隅的小朝廷以冷嘲,立意要高出一籌。這兩首絕句都寫到柳,以之寄託興亡盛衰的感慨。但姜夔筆下的柳更富有活力,因爲柳被姜夔擬人化了,帶上了作者自己的情感,並賦予柳以歷史見證人的身份。所以也比韋莊的“無情最是臺城柳,依舊煙籠十里堤”來得空靈、活脫。不同的是李白詩中的柳相當於姜夔詩中“星”、“鷺”,而姜夔詩中的柳則相當於李白詩中的“月”。所以,這兩首詩的後兩句在構思上頗爲相似。不同的是前兩句,李白以舊苑荒臺春色依舊寄寓感慨,而姜夔則以江山永恆暗含人世滄桑。

  作者將昔日的憤懣和憂慮化作淡淡的惆悵,彷彿若有所失,起句欲抑先揚,寫晚雲悠閒,白鷺自適,星斗燦爛,相形之下悵望蘇臺柳,就流露出了一種苦澀的滋味。懷古傷今之情迂迴曲折。後兩句使人愀然動色,其中蘊涵的歷史滄桑感和某種個人情愫的積澱與心境契合,景物的渲染與感慨抒發得相得益彰,物是人非的歷史感更加厚重,此詩興味深厚而筆致飄逸,具蘊藉空靈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