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江中孤嶼

作者:謝靈運 朝代:南北朝 标签:古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江南倦歷覽,江北曠周旋。
懷新道轉迥,尋異景不延。
亂流趨孤嶼,孤嶼媚中川。
雲日相暉映,空水共澄鮮。
表靈物莫賞,蘊真誰爲傳。
想象崑山姿,緬邈區中緣。
始信安期術,得盡養生年。

註釋
①歷覽:遍覽,遊遍了。曠周旋:久不遊覽。曠,荒廢,耽擱。周旋,應酬,打交道,這裏指前去遊賞。這二句是說永嘉江的南岸已經遊賞多次,而江北卻很久沒去了。
②迥:迂迴。這句是說因爲心裏急於要罰邰希葜奇景新境,所以反而覺得道路太遠了。
③景:日光,指時間。延:長。這句是說因要找尋奇異的景物,所以更感到時間太短促。
④亂流:從江中截流橫渡。趨:疾行。媚:優美悅人。中川:江水中間。這二句是說船正迅速地從江中橫渡,突然發現優美動人的孤嶼山在江流中間擋住了去路。
⑤空水:天空和江水。這二句是說天上的彩雲、麗日相互暉映,江水清澈,映在水中的藍天也同樣色彩鮮明。
⑥表靈:指孤嶼山極其神奇的景象。表,明顯。靈,靈秀、神奇。物:指世人。蘊真:蘊藏的仙人。真,真人、神仙。這二句是說孤嶼山如此明顯的美麗風光無人遊賞,那麼其中蘊藏神仙的事就更沒有人去傳述了。
⑦崑山姿:指神仙的姿容。崑山,崑崙山的簡稱,是古代傳說中西王母的住處。緬邈:悠遠。區中緣:人世間的相互關係。這二句是說自己看到孤嶼山便聯想起崑崙山上神仙的風姿,因而感到和人世的塵緣就更加離得遠了。
⑧安期術:安期生的長生之術。安期,即安期生,古代傳說中的神仙。傳說他是琅琊阜鄉人,因得長生不老之術而活過了一千歲。這二句是說自己領悟了安期生的長生之術,安心居住在海隅就可以養生盡年。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賞析

第一層
  第一層爲首四句:寫人慾遊江北探尋新異勝境的急切心情。謝靈運於頭年因受排擠而出任永嘉太守,“既不得志,遂肆意遊遨,遍歷諸縣,動逾旬朔。”(《宋書》本傳)區區永嘉諸景,不到一年便已“歷覽”,遂覺江南已無新奇之地,令人厭倦。而永嘉江北岸的奇山異水,詩人一年前赴任時只是匆匆路過,不遑周遊(周旋),曠廢既久,自不免嚮往,因而產生了“懷新”、“尋異”即懷着探尋新奇勝景的急切之情。唯其急切,故反覺道路迥遠,時間易逝難延。

第二層
  第二層爲五至八句:由發現孤嶼的驚喜到對其美景的描繪。“亂流”句脫胎於《爾雅·釋水》:“水正絕流曰亂。”郝懿行《爾雅義疏》雲:“絕,猶截也。截流橫渡不順曰亂。”“趨”,疾行貌。“媚”,妍美悅人。這二句謂,因爲突然發現了江中孤嶼,詩人便截流橫渡十分迅疾,那孤島巍然聳立江中,是多麼妍美悅人。一個“趨”字,傳神地寫出登嶼探勝的急切心情,迴應前文;一個“媚”字,又活畫出孤嶼的妍美魅力和詩人的喜悅之情。“雲日”二句即是對“媚”字的具體描繪:白色的雲朵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下,交相輝映,何等明媚秀麗;湛藍的天空倒映在碧綠的江水之中,水天一色,多麼澄澈鮮明!這四句可謂“以麗情密藻,發其胸中奇秀,有骨、有韻、有色。”(鍾惺《古詩歸》)前二句寫得巉削危竦,後二句寫得壯闊奇麗。鍾嶸所謂“名章迥句,處處間起,麗典新聲,絡繹奔會。”(《詩品》上)殆指此類。這等勝境的突然發現,較第一層“江南倦歷覽”的心情,大有山窮水盡、柳暗花明的突轉妙趣。於是詩筆自然轉到第三層的感嘆議論上。

第三層
  最後六句通過感嘆聯想寄託了詩人懷才不遇和厭世嫉俗的孤憤。“表靈”,顯現天地的靈秀之氣;“物”,這裏指世人。“蘊真”,即蘊藏自然意趣(一說指真人、神仙)。“緬邈”,悠遠;“區中緣”,即人世間的塵緣。“安期術”,指傳說中神仙安期生的長生道術。養生,即長生。詩人首先喟嘆:此等山水皆爲表現天地的靈秀神異之氣,然而世人卻不知欣賞它的價值。接着,詩人又馳騁飄逸的想像,由江嶼的靈秀聯想到那崑崙山的仙靈,頓覺自己離世間塵緣之事是那樣遙遠,彷彿遺世獨立一般。最後議論:詩人終於相信了,領悟了安期生的長生之道,從此可以安心養生、以終天年了。詩人在這一段中,觸景生情而又緣情造境,神思逸蕩,理趣橫生,故雖是議論,卻仍然意象飛動,而不覺其枯燥,可以說是情、景、理三者妙合無痕了。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鑑賞

  謝靈運本來出身士族高門,更兼“文章之美,江左莫逮”,“自謂才能宜參權要。”(《宋書》本傳)但在庶族軍閥劉裕的宋王朝建立之後,人的地位便一再降跌,直至被排擠出京,出爲永嘉太守。本來就恃才傲物,加上仕途上的再三挫折,其懷才不遇、寄情山水、期仙求道,便不難理解。就在寫該詩當年的秋天,任永嘉太守剛好一年,詩人便稱病辭官,回到會稽始寧南山經營莊園,與隱士名僧談玄說法去了。所以,詩人的迷戀山水神仙,正是其內心失意鬱結情緒的外化。正如白居易《讀謝靈運詩》所云:“謝公才廓落,與世不相遇。壯士鬱不用,須有所泄處。泄爲山水詩,逸韻有奇趣,豈爲玩景物,亦欲攄心素。”

  該詩運思精鑿麗密,取勢宛轉屈伸,可謂匠心獨運。欲寫江嶼之秀媚神奇,先寫江南勝景歷覽之倦,一抑一揚,對比鮮明。然後又一筆宕開,“精騖八極,心遊萬仞”,遙想崑崙山仙人姿容,神會古代安期生道術,進一步烘托和神化了孤嶼的幽麗神奇。如此前皴後染,虛實交錯,不僅突出了孤嶼之美、之奇,也有效地寄寓了詩人孤傲不遇的主觀情感。結構綿密而意脈一貫,情景相生而物我融一。

  其次是語言精麗工巧。表現在遣詞用字的鍛鍊、傳神,如倦、曠、趨、媚、靈、真等詞的恰當運用,就使全句意態飛動而蘊含深厚;而亂流、孤嶼、雲日、空水等意象,亦無不巉峭奇麗。再是用了不少對偶句,不僅十分精工,大致符合後來律句的平仄,而且皆能出之自然。這在聲律學尚未建立之前,不能不令人驚歎詩人的神工巧鑄、鬼斧默運了。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