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良宴會

作者:佚名 朝代:兩漢 标签:古詩十九首

【原文赏析】

今日良宴會,歡樂難具陳。
彈箏奮逸響,新聲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識曲聽其真。
齊心同所願,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
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
無爲守貧賤,坎坷長苦辛。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今天這麼好的宴會真是美極了,這種歡樂的場面簡直說不完。
這場彈箏的聲調多麼的飄逸,這是最時髦的樂曲出神又妙化。
有美德的人通過樂曲發表高論,懂得音樂者便能聽出其真意。
音樂的真意是大家的共同心願,只是誰都不願意真誠說出來。
人生像寄旅一樣只有一世猶如塵土,剎那間便被那疾風吹散。
爲什麼不想辦法捷足先登,先高踞要位而安樂享富貴榮華呢。
不要因貧賤而常憂愁失意,不要因不得志而辛苦的煎熬自己。

註釋
〔良宴會〕『良』,善也。『良宴會』,猶言熱鬧的宴會。
〔雜具陳〕『具』,備也。『陳』,列。『雜具陳』,猶言難以一一述說。
〔彈箏奮逸響二句〕『箏』,樂器。『奮逸』,不同凡俗的音響。『新聲』,指當時最流行的曲調。指西北鄰族傳來的胡樂。『妙入神』,稱讚樂調旋律達到高度的完滿調和。
〔令德唱高言二句〕『令』,善也。『令德』,有令德的人,就是指知音者。『唱』古作『倡』,這裏泛用於言談,『唱高言』,猶言首發高論。『真』,謂曲中真意。指知音的人不僅欣賞音樂的悅耳,而是能用體會所得發爲高論。
〔齊心同所願二句〕上句說,下面感慨爲人人心中所有,下句說,這種感慨大家都沒有把它說出來。
〔奄忽若飆塵〕『奄忽』,急遽也。『飆塵』,指狂風裏被捲起來的塵土。用此比喻人生,言其短促、空虛。
〔何不策高足二句〕『路』,路口。『津』,渡口。『據要路津』,是說佔住重要的位置。要想『先據要路津』,就必須『策高足』。『高足』,良馬的代稱。『策高足』,就是『捷足先得』的意思。
〔無爲守貧賤〕不要守貧賤,是勸誡的語氣,和『何不策高足』的反詰語氣相稱應,表示一種迫切的心情。

鑑賞

  這首寫得很別緻。全詩十四句,是主人公一口氣說完的,這當然很質直。所說的內容,不過是在宴會上聽曲以及他對曲意的理解,這當然很淺近。然而細讀全詩,便發現質直中見婉曲,淺近中寓深遠。他是怎麼說的,說了些什麼:今天的宴會啊,真是太棒了!那個歡樂勁,簡直說不完,光說彈箏吧,彈出的聲調多飄逸!那是最時髦的樂曲,妙極了!有美德的人通過樂曲發表了高論,懂得音樂,便能聽出其真意。那真意,其實是當前一般人的共同心願,只是誰也不肯明白地說出;那就讓我說出來吧:“人生一世,有如旅客住店。又像塵土,一忽兒便被疾風吹散。爲什麼不捷足先登,高踞要位,安享富貴榮華呢?別再憂愁失意,辛辛苦苦,常守貧賤!”這段話,是興致勃勃地說的,是滿心歡喜地說的,是直截了當地說的。中間有用了不少褒意詞、讚美詞。講“宴會”,用“良”,用“歡樂”、而且“難具陳”。講“彈箏”,用“逸響”,用“新聲”,用“妙入神”,用“令(美)德”,用“高言”。講搶佔高位要職,也用了很美的比喻:快馬加鞭,先踞要津。這裏的問題是:主人公是真心宣揚那些時人共有的心願呢,還是“似勸(鼓勵)實諷”,“謬悠其詞”呢?

  主人公是在聽“彈箏”,而不是在聽唱歌。鍾子期以“知音”著稱,當伯牙彈琴“志在流水”的暑假,也不過能聽出那琴聲“洋洋乎若江河”,並不曾譯出一首《流水歌》。接着的問題是:這位主人公,究竟是真的從箏聲中聽出了那麼多“高言”、“真意”呢,還是由於“齊心同所願,含意俱未伸”,因而假託聽箏,把那些誰也不便明說的心裏話和盤托出呢?

  人生短促,這是事實。力求 擺脫“窮賤”、“轗軻”和“苦辛”,這也不能不說是人所共有的心願。既然如此,則不必“諷”,“諷”,也沒有用。然而爲了擺脫它們而求得它們的對立面,每個人都爭先恐後,搶奪要位,那將出現什麼情景!既然如此,便需要“諷”,不管有用還是沒有用。由此可見,這首詩的確很婉曲、很深遠。它含有哲理,涉及一系列人生問題、社會問題,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