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綦毋潛落第還鄉 / 送別

作者:王維 朝代:唐代 标签:長江

【原文赏析】
聖代無隱者,英靈盡來歸。遂令東山客,不得顧采薇。
既至君門遠,孰雲吾道非。江淮度寒食,京洛縫春衣。
置酒臨長道,同心與我違。行當浮桂棹,未幾拂荊扉。
遠樹帶行客,孤村當落暉。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政治清明時代絕無隱者存在,爲朝政服務有才者紛紛出來。
連你這個像謝安的山林隱者,也不再效法伯夷叔齊去采薇。
你應試落弟不能待詔金馬門,那是命運不濟誰說吾道不對?
去年寒食時節你正經過江淮,滯留京洛又縫春衣已過一載。
我們又在長安城外設酒餞別,同心知己如今又要與我分開。
你行將駕駛着小船南下歸去,不幾天就可把自家柴門扣開。
遠山的樹木把你的身影遮蓋,夕陽餘輝映得孤城豔麗多彩。
你暫不被錄用純屬偶然的事,別以爲知音稀少而徒自感慨!

註釋
(1)綦毋潛:綦毋爲複姓,潛爲名,字季通,荊南人(治所在今湖北江南),王維好友。
(2)聖代:政治開明、社會安定的時代。
(3)英靈:有德行、有才乾的人。
(4)東山客:東晉謝安曾隱居會稽東山,借指綦毋潛。
(5)采薇:商末周初,伯夷、叔齊兄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後世遂以采薇指隱居生活。
(6)既至金門遠,孰雲吾道非:這兩句指雖然未能考中,但不是因爲沒有才能。金門:金馬門,漢代宮門名。漢代賢士等待皇帝召見的地方。吾道非:《孔子家語·在厄》記載:“楚昭王聘孔子,孔子往,陳蔡發兵圍孔子,孔子曰:‘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乎,吾何爲至此乎?’”是指孔子嘆自己政策的不能實行,半途受到阻礙。
(7)江淮度寒食,京洛縫春衣:這兩句說綦毋潛落第後將取道洛陽經過江淮回家鄉。寒食:古人以冬至後一百零五天爲寒食節,斷火三日。京洛:指東京洛陽。江淮:指長江,淮水,是綦毋潛所必經的水道。
(8)同心:志同道合的朋友、知己。違:分離。
(9)行當:將要。桂棹:桂木做的船槳。
(10)未幾:不久。
(11)“吾謀”句:左傳記載:“士曾行,繞朝贈之以策(馬鞭)曰:‘子無謂秦無人,吾謀適不用也。’”適,偶然的意思。“吾謀”句說綦毋潛此次落第是偶然失敗。
(12)知音稀:語出《古詩十九首》:“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賞析
這是一首勸慰友人落第的。落第還鄉之人,心情是很懊喪的。作爲摯友,多方給予慰藉和勸勉,使其覺得知音友人是極爲重要的。全詩着意在這個主旨上加以烘染,有敘事、有寫景、有抒情,有感慨,有勉勵。寫景清新,抒情柔蜜,感慨由衷,勉勵摯敬,令人振奮。詩意明晰動人,語言質樸真實,充溢着詩人對友人的信任和希望。

講解
這是一首送別。詩人對參加科舉考試落第的綦毋潛予以慰勉、鼓勵。開頭四句言當今正是太平盛世,人們不再隱居,而是紛紛出山應考,走向仕途。“聖代”一詞充滿了對李唐王朝的由衷信賴和希望。“盡來歸”,是出仕不久、意氣風發的詩人對天下舉子投身科考的鼓勵,規勸綦毋潛不發歸隱,而要振作精神,樹立信心,爭取再考。五、六句是對綦毋潛的安慰:儘管這一次未能中第入仕,但選擇科舉之路是沒有錯的,只要堅持下去,總會有希望的。七至十句是勸綦毋潛暫回家去。“度寒食”、“縫春衣”,是從時令上提醒對方,含有關切之情。“江淮”、“京洛”,從路線的選擇上提出建議,含有送別之意。“置酒”相送、“同心”相勉,足見詩人對綦毋潛的深情厚意與殷殷期望。十一至十四句設想對方回鄉的快捷與沿途風光,給人以溫暖之感,意在安慰對方,不要背上落第的包袱,要開心起來。最後兩句規勸對方,這次落第只是自己的才華恰好未被主考官賞識,切不要因此怪罪於開明的“聖代”,不要怨天尤人,切莫以爲朝中賞識英才的人稀少。這一懇切安慰之辭很能溫暖人心,激勵綦毋潛繼續仕進。這一首送別詩不僅寫出了對朋友的關心、理解、慰勉與鼓勵,也表現出詩人積極入世的思想。讀這樣一首送別詩,會讓人有一波感動,有一份溫暖,不僅被詩人對朋友的諄諄告別語所感動,更被詩人對朋友的殷殷慰勉情所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