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國夫人夜遊圖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佳人自鞚玉花驄,翩如驚燕蹋飛龍。
金鞭爭道寶釵落,何人先入明光宮。
宮中羯鼓催花柳,玉奴絃索花奴手。
坐中八姨真貴人,走馬來看不動塵。
明眸皓齒誰復見,只有丹青餘淚痕。
人間俯仰成今古,吳公臺下雷塘路。
當時亦笑張麗華,不知門外韓擒虎。

註釋
①夜遊圖:北宋末期,曾藏於宋徽宗畫苑,據說上面有徽宗的題字。
②鞚:勒馬的繩。玉花驄:唐玄宗的名馬。
③明光宮:漢代有明光殿,此處借指唐代宮殿。
④羯鼓催花柳:唐代南卓《羯鼓錄》:“唐明皇好羯鼓,嘗於庭內臨軒擊鼓,庭下柳杏時正發坼,明皇指而笑謂宮人曰:‘此一事,不喚我作天公可乎?’”後來傳爲羯鼓催花的故事。羯鼓,唐代由羯族傳來的一種鼓,形如漆筒,音響急促高昂,故名羯鼓。
⑤玉奴:楊貴妃的小名。花奴:汝陽王李璉的小名。李璉擅長演奏羯鼓,楊貴妃工弦素。
⑥八姨:即秦國夫人。
⑦明眸皓齒:連同上句的“走馬”與下句的“丹青”,都指虢國夫人。
⑧吳公臺、雷塘:都在揚州。吳公臺因陳將吳明徹得名。隋煬帝死後,初葬吳公臺下,後來遷葬雷塘。
⑨張麗華:南朝陳後主(陳叔寶)的寵妃,隋滅陳時,張麗華藏於胭脂井中,被隋將韓擒虎俘獲,隨後被殺。
⑩門外韓擒虎:杜牧《臺城曲》:“樓頭張麗華,門外韓擒虎。”

賞析

  “虢國夫人夜遊圖”是唐代流傳下來的一幅名畫。圖爲張萱所繪,一說是出自周昉之手。先後曾珍藏在南唐宮廷、晏殊府第。1086年(宋哲宗元祐元年),作者在汴京任職中書舍人時曾看到此圖,作了這首七言古。

  虢國夫人是楊貴妃三姐的封號。據《舊唐書·楊貴妃傳》,楊貴妃“有姊三人,皆有才貌。長曰大姨,封韓國夫人;三姨封虢國夫人;八姨封秦國夫人。並承恩澤,出入宮掖,勢傾天下”。蘇軾這首詩和杜甫的《麗人行》一脈相承,含有一定的諷諭意義。

  詩的起四句爲第一段,渲染虢國夫人恃寵驕肆。前兩句所描繪的形象,正是圖中虢國夫人形象的再現。作者寫這位佳人,駕馭玉花驄馬,淡妝多態。她騎在駿馬上,身段輕盈,恍如驚飛的春燕。駿馬驕馳在進宮的大道上,宛若游龍。美人名馬,相互輝映;神采飛動,容光豔麗。《明皇雜錄》記載:虢國夫人出入宮廷,常乘紫驄,使小黃門爲御者。畫和詩所繪寫的都有所據。“金鞭爭道”兩句,寫虢國夫人的驕縱,和楊家炙手可熱的氣焰。作者用“金鞭爭道寶釵落”這句,再現了圖中的情景。爲了搶先進入明光宮,楊家豪奴,揮動金鞭與公主爭道,致使公主驚下馬來,寶釵墮地。據史載,某年正月十五日,楊家五宅夜遊,與廣平公主爭道西市門,結果公主受驚落馬。詩所寫的,正是畫意所在。

  詩的第二段是“宮中羯鼓催花柳”以下六句,寫虢國夫人入宮和宮中的情事。此時宮中正作“羯鼓催花”之戲,貴妃親自彈撥琵琶,汝陽王李璉在敲擊羯鼓。在羯鼓爭催的情況下,絃歌並起,舞姿柔曼,柳寵花嬌。秦國夫人已經先期豔妝就座,打扮得非常嬌貴。虢國夫人乘車緩緩而行,驚塵不動,素妝淡雅。入宮以後馬的步子是放慢了。其是珠光寶氣,人影衣香,花團錦簇,在不夜的宮廷裏,一派歡樂情景,紛呈紙上。詩中敘玉奴和八姨作爲襯映,而“自鞚玉花驄”的佳人,纔是主體。畫圖是入神之畫,詩是傳神之詩,詩情畫意,融爲一體。作者寫詩至此,於歡情笑意中,陡作警醒之筆。作者說:這絕代的佳人,如今又在何處呢?她那明眸皓齒,除了畫圖之外,誰又曾見到過呢?當年的歡笑,似乎今天在丹青上只留下點點慘痛的淚痕了。陡轉兩句,筆力千鈞。

  第三段是最後四句,緊承前文,作者在觀圖感嘆之後,更對歷史上一些迴環往復的舊事,致以深沉的感慨。詩說:“吳公臺下雷塘路,人間俯仰成今古。當時亦笑張麗華,不知門外韓擒虎。”歷史上的隋煬帝,當年也曾嘲笑過陳叔寶、張麗華一味享樂,不恤國事,不知道韓擒虎已經帶領隋兵迫近宮門。可是他後來也步陳叔寶的後塵,俯仰之間,身死人手,國破家亡,繁華成爲塵土。言外之意,是說唐明皇、楊玉環、虢國夫人等,又重蹈了隋煬帝的覆轍。“吳公臺下雷塘路”,葬埋了隋朝風流天子;“馬嵬坡下泥土中”,也不僅僅只是留下楊玉環的血污,她的三姨虢國夫人也在那裏被殺掉了。荒淫享樂者的下場,千古以來,如出一轍。曇花一現的恩寵,換來的僅僅是一幅供人憑弔的圖畫。

  全詩着意鮮明,前兩段十句,全以畫意爲詩,筆墨酣暢。“明眸皓齒”兩句轉入主題,作輕微的感嘆。末段四句,揭示意圖,語意新警,亦諷亦慨,而千古恨事亦在其中,如此題圖,大筆淋漓,有如史論,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