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書所見

作者:葉紹翁 朝代:宋代 标签:小學古詩

【原文赏析】
蕭蕭梧葉送寒聲,江上秋風動客情。
知有兒童挑促織,夜深籬落一燈明。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瑟瑟的秋風吹動梧桐樹葉,送來陣陣寒意,
江上吹來秋風,使出門在外的我不禁思念起自己的家鄉。
家中幾個小孩還在興致勃勃地鬥蟋蟀呢!
夜深人靜了還亮着燈不肯睡眠。

註釋
①見:古同“現”,出現,顯露。
②蕭蕭:風聲。
③客情:旅客思鄉之情。
④挑:挑弄、引動。
⑤促織:俗稱蟋蟀,有的地區又叫蛐蛐。
⑥籬落:籬笆。

鑑賞

  《夜書所見》中的“見”是一個古今字,在這裏應讀“xiàn”而不讀“jiàn”。全的理解應爲:(題目)在孤寂夜裏寫寫所思唸的景象。(詩句)蕭蕭秋風吹動梧葉,送來陣陣寒意,客遊在外的詩人不禁思念起自己的家鄉。最記掛是自己疼愛的孩子,此時可能還在興致勃勃地鬥蟋蟀,夜深人靜了還不肯睡眠。

  本詩交織作者的悽情暖意、歡懷掛心。表現古詩《夜書所見》唯美性,可從九方面賞析。

  1、借景抒情,以景入情。一二兩句寫自然環境,落木蕭蕭,寒聲陣陣,秋風秋江,傳達漂泊不定、悽愴落寞之感;引發後兩句書寫的思憶之情,思念家中小兒此時可能還在挑燈夜戲,挑逗鬥蟀。孤獨之時幻想天倫之情,蕭索之景催發想念嬉耍之樂。以景入情,情景交融,相互映襯,構思神妙。

  2、動靜結合,以動襯靜。秋葉、秋風、秋聲、秋江、秋舟、孤燈、頑童、鬥蟀,均是寫動景,動得有聲有色、有光有影;籬落小屋,幽深夜晚,漆黑無邊,這是寫靜景,靜得悽神寒骨,令人惆悵滿懷。那落葉片片,蕭蕭風聲,卻又引動詩人在幽靜的深秋半夜掛念家中親人思緒。

  3、悲歡交織,以歡掩悲。一二句寫悲景,秋風掃落葉,長天送寒意;三四句敘歡情,深夜挑促織,異地思歡情。一悲一喜,悲喜交潛,以歡掩悲,更顯遊子流浪天涯的孤寂無奈、強烈思親之情。

  4、虛實相益,以實映虛。全詩四句中一、二句寫所見實景:葉落聲寒,水動風涼;三、四句寫引發想象:黑夜明燈,童觀蟋鬥。所見所聞,或明或暗,虛實相映。滿耳秋聲,滿目秋夜,滿懷鄉情。實中有虛,寓虛於實,言寥寥而意無盡!

  5、心馳神往,遠近互動。詩人因身受寂夜孤單之苦,而產生眷戀遠方親人之心。雖身在千里之距,嬉戲場景猶在眼前。近處寒葉聲聲擾,天倫樂事曼曼來。那物那景,直教人無限唏噓。

  6、冷暖兩分,“寒”“挑”傳神。“寒”字一語雙關,既有秋風襲來寒涼逼人之感,更有落泊天涯心神悽清之意。“挑”字於細節逼真見妙趣。寫齣兒童的專注嬉戲、輕挑細撥、忽屏息觀鬥、忽乍喜興呼的鬥蟋蟀場面,全在一“挑”。“挑”出了性格,“挑”出了神韻,“挑”出了思憶親人溫暖之情!

  7、“動”“知”連氣,一氣呵成。詩歌以落葉“送”寒, 寒聲“動”情,情牽親人,思親慰寂,一氣連成。“動”爲詩“骨”,“知(思)”爲詩“心”,做好了前後承接,使全詩起落得體、張馳有度。

  8、暗用典故,明瞭心意。“江上秋風動客情”暗用張翰辭官典故。據傳晉人張翰官居洛陽,見秋風起而思念故鄉,於是辭官回鄉,了卻心願。“秋上心頭使人愁”,更能傳達詩人當時客居在外,鄉愁滿懷的心境。

  9、巧用修辭,情意綿長。“蕭蕭梧葉送寒聲,江上秋風動客情”。這一“送”一“動”,寓情於物,賦予梧葉、秋風以人的情態思緒。這些物態聲情的詩文,怎不把讀者帶進這風送寒涼、情動秋江的意境之中,令人癡迷難返,惆悵滿懷。“蕭蕭梧葉送寒聲”妙用通感,以蕭蕭之聲催動淒涼心境,用聽覺形象溝通觸覺感受,意味綿長。

賞析

  江上的秋風吹過來,梧桐樹沙沙作響,使人感受到了寒意。秋風的聲音,最能觸動在外的人的思鄉之情。夜已深了,還有兒童點着燈,在籬笆邊找並捉蟋蟀。

  節候遷移,景物變換,最容易引起旅人的鄉愁。作者客居異鄉,靜夜感秋,寫下了這首情思婉轉的小。

  這首詩,寫秋夜所見之景,抒發羈旅思鄉之情。一句寫梧葉,“送寒聲”,微妙地寫出了夏去秋來之時,旅人的敏銳感覺。

  草木凋零,百卉衰殘,是秋天的突出景象。詩詞中常以具有物候特徵的“梧葉”,置放在風雨之夜的典型環境中,表現秋的蕭索。韋應物《秋夜南宮寄灃上弟及諸生》詩:“況茲風雨夜,蕭條梧葉秋。”就採用了這一藝術手法。

  此詩以疊字象聲詞置於句首,一開始就喚起讀者聽覺形象的聯想,造成秋氣蕭森的意象,並且用聲音反襯出秋夜的寂靜。接着用一“送”字,靜中顯動,引出“寒聲”。在梧葉搖落的蕭蕭聲中,彷彿含有砭骨的寒氣;以聽覺引起觸覺的通感之法渲染了環境的悽清幽冷。

  二句接以“江上秋風”四字,既點明秋風的起處,又進一步烘托出了寒涼的氣氛。秋風已至,而人客居他鄉未歸,因此觸動了思鄉之念。一個“送”字和一個“動”字,都用得十分傳神,前者寫“驚”秋之意,,後者抒“悲”秋之情。

  陣陣秋風,觸發了羈旅行客的孤寂情懷。晉人張翰,在洛陽做官,見秋風起,因思故鄉的蓴菜羹和鱸魚膾,就辭官回家了。此詩作者耳聞秋風之聲,牽動了旅中情思,也悵然欲歸。這兩句用“梧葉”、“寒聲”和“江上秋風”寫出了秋意的清冷,實際上是用以襯托客居心境的淒涼。再以“動”字揭出“客情”,情景湊泊,自然貼切,彌見羈愁之深。

  三、四句寫兒童挑促織,表面上看似乎與“客情”無關,實際上是用兒童的快樂——無憂無慮,來反襯自己旅居的孤獨和愁思。

  這兩句,從庭內移到戶外,來了個大跨度的跳躍。這兩句是倒裝句,按意思順序,應該前後互移。詩人意緒紛繁,難以入睡,轉身步出戶外,以排遣縈繞心頭的羈思離愁,但眼前的夜景又給他以新的感受。

  “秋夜促織鳴,南鄰搗衣急”(謝朓《秋夜》)。那茫茫的夜色中,閃現在籬落間的燈火,不正是“兒童挑促織”嗎?這種無憂無慮、活潑天真的舉動,與詩人的悽然情傷、低迴不已,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首詩也有這個意思。暗夜中的一盞燈光,在詩人心靈的屏幕上映現出童年生活的片斷:“兒時曾記得,呼燈灌穴,斂步隨音”(張鎡《滿庭芳·促織兒》)。眼前之景與心中之情相遇合,使詩人陷入了對故鄉的深沉思念之中。他以“籬落一燈”隱寓自己的“孤棲天涯”,借景物傳達一片鄉心,與“江上”句相關聯,收束全篇,尤覺秋思洋溢,引人遐想。
這首詩先寫秋風之聲,次寫聽此聲之感慨,末兩句點題,寫戶外所見。全詩語言流暢,層次分明,中間轉折,句似斷而意脈貫穿。詩人善於通過藝術形象,把不易說出的秋夜旅人況味委婉托出而不落入衰颯的境界。最後以景結情,詞淡意遠,頗耐人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