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觀潮

作者:吳偉業 朝代:清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八月奔濤,千尺崔嵬,砉然欲驚。似靈妃顧笑,神魚進舞;馮夷擊鼓,白馬來迎。伍相鴟夷,錢王羽箭,怒氣強於十萬兵。崢嶸甚,訝雪山中斷,銀漢西傾。
孤舟鐵笛風清,待萬里乘槎問客星。嘆鯨鯢未剪,戈船滿岸;蟾蜍正吐,歌管傾城。狎浪兒童,橫江士女,笑指漁翁一葉輕。誰知道,是觀潮枚叟,論水莊生。

註釋
崔嵬:山高峻貌。
砉然:皮骨相剝離之聲。
靈妃:水中仙子。
神魚:當指鮫人。傳說它會織綢子,眼淚滴下來都能變成珍珠。
馮夷:古代傳說中的江河之神。
伍相:指伍子胥,春秋時楚人,後爲吳相國。吳破越,越王勾踐臥薪嚐膽,暗中復國。事爲子胥覺察,屢諫吳王夫差。吳王不聽,賜劍令子胥自刎。子胥臨死囑咐兒子將自己雙眼懸掛於南門之上,以觀越國滅吳。吳王大怒,取子胥屍體裹以皮囊,拋入江中(見《史記·伍子胥列傳》)。傳說從此錢塘江便有了波濤滾滾的大潮,乃伍子胥暴怒所致。
鴟夷:是一種革囊。
“錢王羽箭”二句:相傳五代時吳越王錢曾築捍海塘,因怒潮洶涌,版築不成。造箭三千,在壘雪樓命水犀軍架強弩五百以射潮,迫使潮頭趨向西陵,遂奠基以成塘(事見《十國春秋·武肅王世家》)。
鐵笛:多指隱者或道士所用樂器。
鯨鯢:能吞食小魚之大魚,古以喻兇惡之人。此指清征服者。
戈船:戰船。
蟾蜍:蛙之大者,亦代指月亮。
觀潮枚叟:漢枚乘作《七發》,其中寫江潮一篇最有名。
淪水莊生:莊子有《秋水》篇。

鑑賞

  這是一首描寫錢塘江大潮之詞。

  上片寫景。起首三句排空而來,落筆心驚。錢塘江之潮,以農曆八月十五最爲洶涌,浪高千尺,如高山峻嶺,巨聲砉然。下面連用四個傳說,寫潮水的起伏變化:當其舒緩時,如江中女神秋波蜿轉,神魚揮練,翩翩起舞;當其急驟時,巨響如鼓,潮頭白浪如萬馬奔騰,怒潮那排山倒海之勢勝於千軍萬馬吶喊衝鋒。“崢嶸甚”二句,又以雪山崩裂、銀河傾瀉誇張地描寫了大潮的雄偉壯觀。上片寫潮有緩有急,縱橫跌宕,使人得窺潮之全貌。寫大潮之來動人心魄,千姿百態,令人目不暇接,驚魂不定。有色有聲、生動傳神。

  下片抒情。“孤舟”二句,筆勢驟緩,轉而寫情:潮落之後,隻身一人乘舟按笛於月明風清之夜,優遊於江海之上,也許還能乘槎而去,遙至天河,問津仙境。詞人正馳騁想象,遨遊太空,思緒又跌落於現實之中,眼前如鯨鯢般的惡人還未剪除,戰船滿岸,尚有狼煙,可嘆人們已忘記了切膚之痛,開始歌舞昇平、尋歡作樂。一方面諷刺南明小朝廷的荒淫誤國,同時寄託了自己的故國之思,表現了他對時局的憂患意識和興亡之感。最後以觀潮之枚乘和論水之莊子自喻,剖露心跡。錢塘之潮正如他胸中之潮,時而洶涌澎湃,時而舒緩徐迂,正如他內心出世與入世這不可調和的矛盾,此起彼伏。在新朝與故國交替之時,像他這樣的有識之士內心都充滿痛苦與焦慮。本詞作於他仕清之前,其情可知。結語沉鬱婉致,發人深思。

  全詞描景狀物、雄渾壯偉,抒懷感事蒼涼沉鬱,用典自然貼切,全無斧斫痕跡,縱橫捭闔,灑脫不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