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龍吟·過南劍雙溪樓

作者:辛棄疾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譯文

  擡頭觀看西北方向的浮雲,駕馭萬里長空需要長劍(御劍術),人們說這個地方,深夜的時候,常常能看見鬥牛的火焰(鬥牛是星座)。我覺得山高,水潭的水冰冷,月亮明亮星光慘淡,待點燃燈火(燃犀是指點燃生命的火光,燃犀也指一種怪獸),倚在欄杆處卻怕,風雷怒,魚龍慘(這兩句沒有什麼好翻譯的)

  山峽夾江對應而起,過高樓(古代的危樓是指高的樓臺),想飛去但還是收斂作罷,身體精神都已感到疲憊,不妨舒服的躺下來,涼爽的酒,涼爽的席子(簟席子),千古興亡的事情,百年的悲歡離合,嬉笑怒罵,一時登高樓觀賞風景,問什麼人能夠放下塵世的瑣事呢,片片白色的船帆的影子印在白沙河岸,如同系斜陽的纜繩!

賞析一

  祖國的壯麗河山,到處呈現着不同的面貌。吳越的柔青軟黛,自然是西子的化身;閩粵的萬峯刺天,又彷彿象森羅的武庫。古來多少人詞客,分別爲它們作了生動的寫照。辛棄疾這首《過南劍雙溪樓》,就屬於後一類的傑作。

  宋代的南劍州,即是延平,屬福建。這裏有劍溪和樵川二水,環帶左右。雙溪樓正當二水交流的險絕處。要給這樣一個奇峭的名勝傳神,頗非容易。作者緊緊抓住了它具有特徵性的一點,作了全力的刻畫,那就是“劍”,也就是“千峯似劍鋩”的山。而劍和山,正好融和着作者的人在內。上片一開頭,就象將軍從天外飛來一樣,凌雲健筆,把上入青冥的高樓,千丈崢嶸的奇峯,掌握在手,寫得寒芒四射,凜凜逼人。而作者生當宋室南渡,以一身支拄東南半壁進而恢復神州的懷抱,又隱然蘊藏於詞句裏,這是何等的筆力。“人言此地”以下三句,從延平津雙劍故事翻騰出劍氣上衝鬥牛的詞境。據《晉書·張華傳》:晉尚書張華見鬥、牛二星間有紫氣,問雷煥;曰:是寶劍之精,上徹於天。後煥爲豐城令,掘地,得雙劍,其夕,鬥牛間氣不復見焉。煥遣使送一劍與華,一自佩。華誅,失劍所在,煥卒,其子華持劍行經延平津,劍忽於腰間躍出墮水,化爲二龍。作者又把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等清寒景色,彙集在一起,以“我覺”二字領起,給人以寒意搜毛發的感覺。然後轉到要“燃犀下看”(見《晉書·溫嶠傳》),一探究竟。“風雷怒,魚龍慘”,一個怒字,一個慘字,緊接着上句的怕字,從靜止中進入到驚心動魄的境界,字裏行間,卻跳躍着虎虎的生氣。

  換片後三句,盤空硬語,實寫峽、江、樓。詞筆剛勁中帶韌性,極烹煉之工。這是以柳宗元遊記散文文筆寫詞的神技。從高峽的“欲飛還斂”,雙關到詞人從熾烈的民族鬥爭場合上被迫地退下來的悲涼心情。“不妨高臥,冰壺涼簟”,以淡靜之詞,勉強抑遏自己飛騰的壯志。這時作者年已在五十二歲以後,任福建提點刑獄之職,是無從施展收復中原的抱負的。以下千古興亡的感慨,低徊往復,表面看來,情緒似乎低沉,但隱藏在詞句背後的,又正是不能忘懷國事的憂憤。它跟江湖山林的詞人們所抒寫的悠閒自在心情,顯然是大異其趣的。

賞析二

  這是辛棄疾愛國思想表現十分強烈的名作之一。作者在紹熙五年(1194)前曾任福建安撫使。從這首詞的內容及所流露的思想感情看,可能是受到主和派饞害誣陷而落職時的作品。作者途經南劍州,登覽歷史上有名的雙溪樓,作爲一個愛國詞人,他自然要想到被金人侵佔的中原廣大地區,同時也很自然地要聯想到傳說落入水中的寶劍。在祖國遭受敵人宰割的危急存亡之秋,該是多麼需要有一把能掃清萬里陰雲的長劍呵!然而,詞人之所見,卻只是莽莽羣山,潭空水冷,月明星淡。欲待燃犀向潭水深處探着,卻又怕水面上風雷怒吼,水底裏魔怪兇殘。說明,若想取得這把寶劍,組成統一的、強大的愛國抗金力量,這中間是會遇到重重阻撓與嚴重破壞的。後片即景抒情,雖然流露出壯志難酬,不如困居高臥的隱退思想,但這一消極思想之產生,是與他當時的處境,與南宋王朝整個政治形勢分不開的。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不圖恢復進取,一味妥協投降;對愛國抗敵的有識之士卻百般壓制打擊,直至迫害鎮壓,使統一中原的偉大事業,付之東流。因此,在指出辛詞中經常流露的隱退閒居這一消極思想的同時,還必須指出這種思想之所以產生的客觀原因。

  詞的特點集中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線索清晰,鉤鎖綿密。這是一首登臨之作。一般登臨之作,往往要發思古之幽情,而辛棄疾此詞卻完全擺脫了這一俗套。作者即景生情,把全副筆 墨集中用於抒寫主戰與主和這一現實生活的主要矛盾之點上。開篇遠望西北,點染出國土淪喪,戰雲密佈這一時代特徵。、接着便直截提出瞭解決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法:"倚天萬里須長劍!"也就是說,要用自衛反擊和收復失地的戰爭來消滅人侵之敵。下面緊扣雙溪樓引出寶劍落水的傳說。這裏的寶劍既指堅持抗敵的軍民,又是作者自況。這是第一層。從"人言此地"到上片結尾是第二層。作者通過"潭空水冷"、"風雷怒,魚龍慘"來說明,愛國抗敵勢力受到重重阻撓而不能重見天光,不能發揮其殺敵報國的應有作用。下片換頭至"一時登覽",是第三層。正因爲愛國抗敵勢力受到重重阻撓,甚至還冒着極大的危險,所以詞人才產生"不妨高臥"這種消極退隱思想。最後緊密照應開篇,以眼前之所見結束全篇,使全篇鉤鎖嚴密,脈絡井然。

  第二是因邇及遠,以小見大。作者胸懷大志,以抗金救國、恢復中原爲己任。他雖身處福建南平的一個小小雙溪樓上,心裏盛的卻是整箇中國。所以,他一登上樓頭,便"舉頭西北",由翻卷的"浮雲",聯想到戰爭,聯想到大片領土的淪陷與骨肉同胞的深重災難。而要掃清敵人,收復失地,救民於水火,則需要有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但作者卻從一把落水的寶劍起筆,加以生髮。"長劍",最長也不過是"三尺龍泉"而已。而作者卻通過奇妙的想象,運用誇張手法,寫出了"倚天萬里須長劍"這一壯觀的詞句。這是詞人的心聲,同時也喊出了千百萬人心中的共同意願。

  第三個特點是通篇暗喻,對比強烈。這首詞裏也有直抒胸腺的詞句,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但是,更多的詞句,關鍵性的詞句卻是通過大量的暗喻表現出來的。詞中的暗喻可分爲兩組:一組是暗喻敵人和主和派的,如"西北浮雲","風雷怒,魚龍慘","峽束蒼江對起"等;一組是暗喻主戰派的,如"長劍","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等等。這兩種不同的形象在詞中形成鮮明的對照和強烈的對比。這種強烈對比、還表現在詞的前後結構上。如開篇直寫國家危急存亡的形勢:"舉頭西北浮雲",而結尾卻另是一番麻木不仁的和平景象;"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沐浴着夕陽的航船卸落白帆,在沙灘上擱淺拋錨。這與開篇戰雲密佈的形象是何等的不同!

  這首詞形象地說明,當時的中國大地,一面是"西北浮雲","中原膏血";而另一面卻是"西湖歌舞","百年酣醉",長此以往,南宋之滅亡,勢在必然了。 由於這首詞通體洋溢着愛國熱情,加之又具有上述幾方面的藝術特點,所以很能代表辛詞雄渾豪放、慷慨悲涼的風格,讀之有金石之音,風雲之氣,令人魄動魂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