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黃柳·詠柳

作者:納蘭性德 朝代:清代 标签:柳樹

【原文赏析】
三眠未歇,乍到秋時節。一樹料陽蟬更咽,曾綰灞陵離別。絮己爲萍風捲葉,空悽切。
長條莫輕折,蘇小恨、倩他說。盡飄零、遊冶章臺客。紅板橋空,濺裙人去,依舊曉風殘月。

註釋
①三眠:三眠柳,即檉柳(又名人柳)。此柳的柔弱枝條在風中搖曳,時時伏倒。《三輔故事》:漢苑中有柳狀如人形,號曰人柳。一日三眠三起。”
②灞陵:即霸陵,漢文帝之墓地。在今陝西省西安市東。李白《憶秦娥》:“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③蘇小恨:喻與情人離別之悵恨。
④倩:請、請求。
⑤章臺:此處指妓樓舞館。
⑥紅板橋:紅色木板的橋。詞中常代指情人分別之地。唐白居易《楊柳枝詞》之四:“紅板江橋青酒旗,館娃宮暖日斜暉。”
⑦濺裙人:代指情人或某女子。典出《北齊書·竇泰傳》。竇泰之母有娠,期而不產,大懼。有巫曰:“渡河浦裙,產子必易。”泰母從之,俄而生泰。後成爲古代之風俗,謂女子有孕到河邊洗裙,分娩必易。又,唐李商隱《柳枝詞序》雲:洛中裏女子柳枝與商隱之弟李讓山相遇相約,謂三日後她將“濺裙水上”來會。後以此典借指情人或情戀之事。

賞析
  此首所詠是爲秋初之柳。上片寫弱柳初秋,一派悽切悲涼之景。下片借柳託恨,無限樓空人去,孤苦無依之感。讀之令人蕩氣迴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