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十萬瓊枝

作者:陳維崧 朝代:清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題徐渭文《鐘山梅花圖》,同雲臣、南耕、京少賦。

十萬瓊枝,矯若銀虯,翩如玉鯨。正困不勝煙,香浮南內;嬌偏怯雨,影落西清。夾岸亭臺,接天歌管,十四樓中樂太平。誰爭賞?有珠璫貴戚,玉佩公卿。  
如今潮打孤城,只商女船頭月自明。嘆一夜啼烏,落花有恨;五陵石馬,流水無聲。尋去疑無,看來似夢,一幅生綃淚寫成。攜此卷,伴水天閒話,江海餘生。

註釋
⑴徐渭文:名元琜,渭文其字,又作文清,陽羨名畫家,亦工文詞,名詞人徐喈鳳的堂弟。有選本作“徐渭”,誤。鐘山:名紫金山,在今南京市東郊。雲臣:史惟圓字。惟圓號蝶庵,別署荊水釣客,有《蝶庵詞》。 南耕:曹亮武(1637-未知)號。亮武字渭公,維崧表弟,有《南耕詞》。京少:蔣景祁(1646-1695)字。有《梧月詞》、《罨畫溪詞》。以上三人皆宜興人,陽羨詞派重要成員。這段話爲短序。
⑵瓊枝:指梅花。
⑶矯:形容梅花盤曲昂健的姿態。 銀虯:白色的蛟龍。
⑷翩:形容梅花輕盈鋪張的姿態。
⑸困:倦怠狀。勝(shēng):承受。 南內:南宮。朱元璋定都南京,此處指明皇城。
⑹西清:皇宮中游宴處。
⑺十四樓:明南京官伎所居,有“來賓”、“清江”等名,太祖時所建。
⑻珠璫(dāng):耳裝飾以明珠曰璫。
⑼潮打孤城:用劉禹錫《石頭城》“潮打空城寂寞回”詩意。
⑽“商女”句:用杜牧《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詩意。以上二詩皆吟詠南京之事。
⑾五陵:指西漢五位皇帝的陵墓,此指明太祖孝陵。石馬:貴族陵墓前以石雕成動物形狀,以爲飾物。
⑿生綃:生絲織成之薄綢。此處指代畫幅。
⒀水天閒話:李商隱有《水天閒話舊事》。 江海餘生:用蘇軾《臨江仙》“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詞意。

賞析

  1671年(康熙十年)徐渭文去南京,陳維崧有贈序,囑咐他一訪“畸人而隱於繪事者”,也即心懷興亡之痛的隱逸之流。徐自南京歸,成《鐘山梅花圖》,陽羨詞人從不同角度、以不同詞調題詠殆遍,形成一次相當獨特的憑弔故國的聯吟酬唱格局。箇中迦陵此篇尤爲翹楚,被前人譽爲“情詞兼勝,骨韻都高,幾合蘇、辛、周、姜爲一手”(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三)。

  從“意”的大處看,則其中蘊涵着極其複雜的遺民心緒。諸如“一夜啼烏,落花有恨”的哀思、對“珠璫貴戚,玉佩公卿”們“十四樓中樂太平”的誤國行徑的怨慨,以至“尋去疑無,看來似夢”的淚眼愁看,皆是遺民羣體“孤臣孽子”感情的披露。悲涼、幻滅、欲哭無淚、欲隱無地,凡此種種盡包蘊於清麗詞藻之間,令人不由黯然神傷。

  陽羨詞人借徐渭文此圖遙祭故國,所拈者爲“大題目”,寄寓者爲“大意義”(謝章鋌語)。在清朝初年,因此種民族情緒而遭致誅殺慘禍者不知凡幾,故而,“一幅生綃淚寫成”的悲悽後面其實隱藏着兇險的刀光劍影和這一詞羣非凡的膽力和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