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須淺碧輕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作者:李清照 出自:《鷓鴣天·桂花》 标签:花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李清照的《鷓鴣天·桂花》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 何須淺碧輕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 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賞析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形神兼備地寫出了桂花的獨特風韻。她的顏色並不豔麗,“暗淡輕黃”,與很多名花相比,外表遜色得多。她的社會聲望也很一般,“情疏跡遠”,並沒有得到什麼榮耀和寵幸,更不會有人給她熱捧恭維。但是她的體性溫柔,香留天地之間。

  “何須淺碧輕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從這兩句起直至歇拍,都是以議論的方式行文。這兩句是議論的第一層。花當然是以紅爲美的。至於碧牡丹、綠萼梅之類,那就更爲名貴了。這些都是桂花沒有具備的。但是作者認爲,內在美,比外在美更爲重要。“何須”二字,把各種名花一筆盪開,突出了色淡香濃、跡遠品高的桂花,斷定她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這是議論的第二層。梅花既有妍麗的外美,更有迎霜雪而開的高潔的內美。菊花更是人所共同認可的“君子之花”,兼具內外之美。但是這兩種名花,在桂花的面前都自嘆不如,都產生了羞愧和妒忌的心理。經過這樣的比較抑揚,桂花的定位就很清楚了。所以作者論定:桂花是衆多的秋季名花之冠。

  “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這是議論的第三層。“騷人”,指屈原。屈原在《離騷》中,用褒揚之筆,列舉了各種各樣的香草名花,以比況君子修身美德,可是偏偏沒有提到桂花。所以作者抱怨他“可煞無情思”。屈原的人品和才德,是人所共同景仰的,這也包括作者李清照在內。對這位先賢的抱怨,更突出了作者對桂花的珍重。

  這首詞以羣花作襯,以梅花作比,展開三層議論,形象地表達了詞人對桂花的由衷讚美。桂花貌不出衆,色不誘人,但卻“暗淡輕黃”、“情疏跡遠”而又馥香自芳,這正是詞人品格的寫照。這首詞顯示了詞人卓而不羣的審美品味,值得用心玩味。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