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作者:晏殊 出自:《浣溪沙》 标签:鳥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晏殊的《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賞析
  這首詞是晏殊的名作之一,基本上代表了晏殊的藝術風格。他的詞集叫《珠玉詞》,名字起得可算是恰如其分。《珠玉詞》裏象珠般圓轉、玉似晶瑩的作品委實不少,當初中文競技場裏不乏喜歡晏殊詞的同學。此詞明爲懷人,而通體不着一懷人之語,是一篇以景襯情的佳作。
  然而此詞之所以流傳千古,精華還在“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一聯。
  這一聯基本上用虛字構成。人們都知道,用實字作成對子比較容易,而運用虛詞就不那麼容易了。所以卓人月在《詞統》中論及此聯時,說“實處易工,虛處難工,對法之妙無兩”。錢鍾書在《談藝錄》中也說,所謂“律之對仗,乃撮合語言,配成眷屬。愈能使不類爲類,愈見人心手之妙。”
  它雖然用虛字構成,卻具有充實的、耐人尋味和啓人聯想的內容,這就更使人覺得難能可貴了。這一聯寫出了人們心中所有但爲筆底所無的細膩感受,道出了自然界的規律。成功之處就在於作者善於捕捉剎那間的感受,並把這種感受提到具有某種哲理意味的高度上來加以描寫。
  “無可奈何”是作者的感覺、感受和感嘆,“花落去”,是自然界常見的現象,是不以人們意志爲轉移的客觀規律。面對落花,聯想到春天的消失,聯想到人生的變易,止不住產生一種惋惜的心情,然而作者對此無能爲力,只有徒喚“無可奈何”了。這裏的“花”,既是指春天一開一落的花,又使人聯想到其他許多一興一亡的事情。“似曾相識”也是作者的感覺和感受。燕子秋天南去,春來北歸,不違時節。它們差池雙翦,貼地爭飛,呢喃對語,由於體態相同,誰也難以分辨出其是否是舊巢雙燕,故在“相識”之前冠以“似曾”二字。“燕歸來”,也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客觀規律。燕子的北來南去,象徵着季節的變換和年華的交替。“燕”,既是指春來秋去的燕子,又使人聯想到象燕子那樣翩然歸來,重尋故舊的人或物。“花”和“燕”變成一種象徵,讓人們想得很開,想得很遠……。“花落去”與“燕歸來”每交替一次,便過了一年,而人生在這無窮的交替之中逐漸衰老直至消失。“花落去”、“燕歸來”,本屬司空見慣的尋常小事,但當作者在這兩個短句之前加上帶有感嘆色彩的詞組“無可奈何”與“似曾相識”以 後,於是便把這極其普通的自然現象納入人生有限而時間永恆這一哲學範疇中來,創造出一種“情中有思”的意境。
  關於此聯的由來,還有一個傳說:
  一次,晏殊來到維楊,住在大明寺中。他轉來看去,忽然發現牆上有一首詩寫得很好,可惜沒有作者的姓名。晏殊跑進跑出,問個不停,終於打聽到這首詩的作者名叫王琪,家就在大明寺附近。由於晏殊從詩句中發現王琪文學修養較高,很會寫詩,所以,他立即決定要把王琪請來,一同探討詩文。
  王琪來了以後,發現晏殊善於賞詩論文,態度還很謙虛;晏殊見王琪性格開朗,言談投機,又請王琪入席用餐。二人邊吃邊談,心情特別舒暢。飯後,又一同到池邊遊玩。晏殊望着晚春落花,隨口說道:“我想了個詩句寫在牆上,已經想了一年,還是對不出來。”那個句子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王琪思索了一下,不慌不忙地對道:似曾相識燕歸來。 這一對句不但在詞面上對得切合時宜,很有特點,而且在含義上使二人的思想感情如摯友重逢,一見如故。這怎能不使人格外高興?因此,晏殊一聽,急忙稱好!
  這既是傳說,當然未必可信。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