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作者:柳宗元 出自:《江雪》 标签:鳥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賞析
  這首大約作於謫居永州時期。這是一首押仄韻的五言絕句。粗看起來,這像是一幅一目瞭然的山水畫:冰天雪地寒江,沒有行人、飛鳥,只有一位老翁獨處孤舟,默然垂釣。但仔細品味,這潔、靜、寒涼的畫面卻是一種遺世獨立、峻潔孤高的人生境界的象徵。 首先,它創造了峻潔清冷的藝術境界。單就詩的字面來看,“孤舟蓑笠翁”一句似乎是作者描繪的重心,佔據了畫面的主體地位。這位漁翁身披蓑笠獨自坐在小舟上垂綸長釣。“孤”與“獨”二字已經顯示出他的遠離塵世,甚至揭示出他清高脫俗、兀傲不羣的個性特徵。作者所要表現的主題於此已然透出,但是作者還嫌意興不足,又爲漁翁精心創造了一個廣袤無垠、萬籟俱寂的藝術背景:遠處峯巒聳立,萬徑縱橫,然而山無鳥飛,徑無人蹤。往日沸騰喧鬧,處處生機盎然的自然界因何這般死寂呢?一場大雪紛紛揚揚,覆蓋了千山,遮蔽了萬徑。鳥不飛,人不行。冰雪送來的寒冷製造了一個白皚皚,冷清清的世界。這幅背景強有力地襯托着漁翁孤獨單薄的身影。此時此刻,他的心境該是多麼幽冷孤寒呀!這裏,作者採用烘托渲染的手法,極力描繪漁翁垂釣時候的氣候和景物,淡筆輕塗,只數語便點染出峻潔清冷的抒情氣氛。其筆觸所到,連亙天地,高及峯巔,下及江水,咫尺之幅,涵蓋萬里。沈德潛評論說“清峭已絕”。顧璘則說“絕唱,雪景如在目前”。二人所指,大略都是就這首詩的境界創造來說的。 其次,形象地反映了作者貶謫永州以後不甘屈從而又倍感孤獨的心理狀態。晚於柳宗元鄭谷曾作《雪中偶題》:“亂飄僧舍茶煙溼,密灑歌樓酒力微。江上晚來堪畫處,漁人披得一蓑歸。”是詩亦寫江雪中的漁翁,但造語平常,更乏境界,作者並沒有把自己的主觀意識與鮮明的個性熔鑄進去,所以蘇軾批評他是“村學中語”,而稱讚柳宗元末尾兩句,說是“人性有隔也哉?殆天所賦,不可及也已”!蘇軾所謂“人性”,即指詩人的情感熔鑄。“人性有隔”的對立面便是“人性無隔”,做到“人性無隔”,亦即達到了情景交融的最高境界了。我們知道,柳宗元在“永貞革新”失敗後.連遭貶斥,始終保持着一種頑強不屆的精神狀態。他的“永州八記”,專寫窮山僻壤之景,借題立意,寄託遙深,凡一草一木,均坦示出他極爲孤苦寂寞的心情。他的兀傲脫俗的個性也得以充分展現。這首詩中的漁翁形象,身處孤寒之界而我行我素,足履渺無人煙之境而處之泰然。其風標,其氣骨,其守貞不渝的心態,不是很令人欽慕嗎?和柳宗元約略同時的詩人張志和作《漁歌子》說:“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張氏造境選擇春暖花開之際,畫面美而幽,流露了“煙波釣徒”的怡然恬淡之性,閒適自在之情。柳宗元與張志和不同,他本是個堅持正義的政治家,立腳於充滿矛盾鬥爭的土壤之上,所以。.他遣境專取深冬寒涼之際,人的心情也不是只有縱情山水的一面,他還寫出了嚴正清苦,凜然不可犯的一面,個性尤爲突出。 最後,這首詩的結構安排至爲精巧。詩題是“江雪”。但是作者入筆並不點題,他先寫千山萬徑之靜謐悽寂。棲鳥不飛,行人絕跡。然後筆鋒一轉,推出正在孤舟之中垂綸而釣的蓑翁形象。一直到結尾才著“寒江雪”三字,正面破題。讀至結處,倒頭再讀全篇。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油然生出。蒼茫天宇,皚皚大地,其悠遠的景界非常吸引人。 此詩的藝術構思很講究,詩人運用了對比、襯托的手法:千山萬徑之廣遠襯託孤舟老翁之渺小;鳥絕人滅之闃寂對比老翁垂釣之生趣;畫面之安謐冷寂襯託人物心緒之涌動。孤處獨立的老翁實際是詩人心情意緒的寫照。 詩中所寫的景物是:座座山峯,看不見飛鳥的形影,條條小路,也都沒有人們的足跡。整個大地覆蓋着茫茫白雪,一個穿着蓑衣、戴着笠帽的老漁翁,乘着一葉孤舟,在寒江上獨自垂釣。看,這是一幅多麼生動的寒江獨釣圖啊!這幅畫面究竟意味着什麼呢?大家知道,在藝術作品中,絕不會有“純粹”的風景詩或風景畫。在它們裏面總是要或多放鬆放鬆放鬆法或少地反映作者的感情和現實內容的。事實上,風景詩中的極品,儘管通篇花鳥,滿紙煙霞,但必然是字字看來皆是景,聲聲細味總是情。這首詩,也不例外。只要我們瞭解柳宗元的一生經歷,就可以看出這一點。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