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何太苦,遭此兩重陽

作者:李白 出自:《九月十日即事》 标签:重陽節

【原文赏析】

出自盛唐詩人李白的《九月十日即事》

昨日登高罷,今朝更舉觴。
菊花何太苦,遭此兩重陽?

賞析
  此與《九日龍山飲》,同作於當塗。這首詩是李白歷盡人世滄桑之後的作品。

  在唐宋時代,九月十日被稱爲“小重陽”,詩人從這一角度入手,說菊花在大小重陽兩天內連續遇到人們的登高、宴飲,兩次遭到採擷,所以有“太苦”的抱怨之言。作者以醉澆愁,朦朧中,彷彿看到菊花也在嘲笑他這個朝廷“逐臣”,他痛苦地發問:菊花爲什麼要遭到“兩重陽”的重創?對於賞菊的人們來說,重陽節的歡樂情緒言猶未盡,所以九月十日還要繼續宴飲;但菊花作爲一種生命的個體,卻要忍受兩遭採擷之苦。詩人以其極爲敏感、幽微的靈秀之心,站在菊花的立場上,發現了這一詩意的空間。實際上,詩人是借菊花之苦來寄託自己內心的極度苦悶。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