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作者:梁啓超 出自:《臺灣竹枝詞》 标签:愛情

【原文赏析】

出自近代詩人梁啓超的《臺灣竹枝詞》

郎家住在三重浦,妾家住在白石湖。
路頭相望無幾步,郎試回頭見妾無?
韭菜花開心一枝,花正黃時葉正肥。
願郎摘花連葉摘,到死心頭不肯離。
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樹頭結得相思子,可是郎行思妾時?
手握柴刀入柴山,柴心未斷做柴攀。
郎自薄情出手易,柴枝離樹何時還?
郎捶大鼓妾打鑼,稽首天西媽祖婆。
今生夠受相思苦,乞取他生無折磨。
綠蔭陰處打檳榔,蘸得蒟醬待勸郎。
願郎到口莫嫌澀,箇中甘美郎細嘗。
芋芒花開直勝筆,梧桐揃尾西照日。
郎如霧裏向陽花,妾似風前出頭葉。
教郎早來郎恰晚,教郎大步郎寬寬。
滿擬待郎十年好,五年未滿愁心肝。
蕉葉長大難遮陽,蔗花雖好不禁霜。
蕉肥蔗老有人食,欲寄郎行愁路長。
郎行贈妾猩猩木,妾贈郎行蝴蝶蘭。
猩紅血淚有時盡,蝶翅低垂那得幹?

賞析
  《竹枝詞》,本是巴渝民歌,一首七言四句,多吟唱民間疾苦,所謂“竹枝苦怨怨何人”、“怪來調苦緣詞苦”(白居易《竹枝》)。唐貞元中,被貶滴在沅湘的劉禹錫以俚歌鄙陋,乃依騷人《九歌》作《竹枝》新辭九章,教裏中兒歌之,由是盛於貞元、元和之間,影響全國,自後歷宋、元、明、清,長江南北《竹枝》盛行,成爲中國民歌之大宗。

  梁任公到臺灣,聽到當地居民亦“相從而歌”《竹枝》,心有所感,於是將它們翻譯出來,加工改編成上述十首《臺灣竹枝詞》。我認爲,要真正理解這十首,最起碼應明白兩點:(1)“相思樹底說相思”,這十首詩確是道地的臺灣民歌基調,是植根於臺灣熱土之上的,而且有不少句子亦是民歌原文。據任公自注,其中第一、四、七三首的“首二句直用原文”,第二、九兩首“首句直用原文”,第八首則“全首皆用原文,點竄數字”而已。(2)“多情應解思公子”(梁任公〔高陽臺·題臺灣逸民某畫蘭〕),這些民歌又是經過任公精心加工的,是融合了任公情思與血淚的再創作。

  從字面上看,這十首《竹枝》均是寫男女思戀的情歌。大概因爲起初《竹枝》的歌唱者都是女子的緣故,所以從劉禹錫起,《竹枝》幾乎都是以女子口吻寫的。而且,中國古代的文人,又往往因地位與性情的關係,加工創作新《竹枝》,也要借女子的哀怨之辭來抒發自己心中的愁悶,表達某種願望。梁任公這十首情歌亦不例外,借寫戀情來“爲遺黎寫哀”,替自己抒發心聲。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