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日,還無期。結巾帶,長相思

作者:蘇伯玉之妻 出自:《盤中詩》 标签:思念

【原文赏析】

出自漢代詩人蘇伯玉之妻的《盤中詩》

  山樹高,鳥啼悲。泉水深,鯉魚肥。空倉雀,常苦飢。吏人婦,會夫稀。出門望,見白衣。謂當是,而更非。還入門,中心悲。北上堂,西入階。急機絞,抒聲催。長嘆息,當語誰。君有行,妾念之。山有日,還無期。結巾帶,長相思。君忘妾,未知之。妾忘君,罪當治。安有行,宜知之。黃者金,白者王。高者山,下者谷。姓者蘇,字伯玉。人纔多,知謀足。家居長安身在蜀。何情馬蹄歸不數。羊肉千斤酒百科。令君馬肥麥與粟。今時人,智不足。與其書。不能讀。當從中央週四角。

賞析
  沈德潛《古源》關於此詩的評語說“使伯玉感悔,全在柔婉,不在怨怒,在深於情。”又說:“似歌謠,似樂府,雜亂成文。而用意忠厚。千秋絕調。”明人胡應麟也說它“絕奇古”。
  但是關於這詩也有爭議,明人馮惟訥《古詩紀》,徑題爲漢人作,早有不少人加以辯駁。《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說:“蘇伯玉妻,本晉人,故《玉臺新詠》列傅玄之後。(《詩女史》)乃承《詩紀》之誤,以爲漢詩”。《玉臺新詠》把這首詩排列在晉代傅休奕(傅玄)詩後,並未署出作者名字。因此有人認爲,它應當算傅玄的作品。鄭振驛則據此推測,蘇伯玉妻當是太康之際的人物。鄭振驛還認爲:“漢、魏之際,智人頗喜弄滑稽,作隱語;若蔡邕之題《曹娥碑》後,曹操之嘆“雞肋”,成了一時的風氣,至晉爲衰。由文字的離合遊戲,進一步而到了‘當從中央週四角’一類的文字部位的遊戲,乃是極自然的趨勢。更進一步而到了蘇若蘭《迴文詩》的複雜讀法,也是極自然的趨勢。”應該說,這也是女性詩人靈慧巧思的一種表現。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