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春色惱人來,滿地落花紅幾片

作者:魏承班 出自:《玉樓春》 标签:春天

【原文赏析】

出自五代詩人魏承班的《玉樓春》

  寂寂畫堂樑上燕,高卷翠簾橫數扇。一庭春色惱人來,滿地落花紅幾片。

  愁倚錦屏低雪面,淚滴繡羅金縷線。好天涼月盡傷心,爲是玉郎長不見。

賞析
  這首《玉樓春》抒寫閨怨,所創設的意境是:暮春時節,樑燕雙飛,落紅滿地。女主人公愁倚錦屏,感到“春色惱人”,好天良夜而玉郎不見,不禁淚滴繡衫。全詞意境優美,婉麗多姿。

  上片寫捲簾所見,怨情油然而生。首句用樑間燕語,表現“畫堂”“寂寂”,以動寫靜,人物情感也寓於其中;“高卷”句在結構上是過渡;後兩句是觸景傷情:簾外“一庭春色”,本人公感到並不爲己所有,故有“惱人”之感;而“滿地落花”則又使她想到青春難再!

  下片首二句用“愁倚”、“淚滴”寫她觸景傷精時的容態;結尾二句,點出原由。對月懷人,深爲“四美”(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難全而傷心。

  在藝術上,此詞的一個重要特點是意象的裝飾性特徵。詞中的“畫堂”、“落花”、“錦屏”等都是較爲典型的裝飾性意象,在顏色、形狀等方面都是有着鮮明的圖案性質的。這些具有圖案性質的意象構織出整體的圖案。這些意象,並非是詞人的興會所得,而是具有審美抽象性質的意象構織而成的,也就是說,它們沒有個體化的、殊相的特徵,都是一種具有抽象意義的意象。它們缺少隨機感興的鮮活感,但卻具有一些可以相互詮釋的意味。文學語言的圖案化,在晚唐五代詞中是最爲典型的。因此可以說,此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晚唐五代詞的共同特徵。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