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

作者:楊萬里 出自:《夏夜追涼》 标签:夏天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楊萬里的《夏夜追涼》

夜熱依然午熱同,開門小立月明中。
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

賞析
  “追涼”,即覓涼、取涼。較之“覓”和“取”,“追”更能表現對“涼”的渴求,杜甫“憶昔好追涼,故繞池邊樹”(《羌村三首》其二)意可見。但這首詩在藝術處理上卻有其獨到之處:它撇開了暑熱難耐的感受,而僅就“追涼”着墨,以淡淡的幾筆,勾勒出一幅夏夜追涼圖,其中有皎潔的月光,有濃密的樹蔭,有婆娑的竹林,有悅耳的蟲吟,以及作者悄然佇立的身影。

  首句貌似平直,其實也有一層曲折:中午時分,烈日暴曬,是一天中最爲酷熱的時刻,而今,“夜熱”竟然與“午熱”相彷彿,則“夜熱”之甚,可想而知。唯其如此,才引出次句詩人月下獨立的形象。“開門”,點出作者原在室內。或許他本已就寢,而因夜裏天熱的緣故,輾轉反側難以入夢,迫於無奈才出門納涼。而“明月”,則點出正值“月華皎潔”的三五之夜。這樣,作者“獨立”的目的,應該說是“追涼”與“賞月”兼而有之,追涼可得體膚之適,賞月則可得精神之快,難怪他要獨立不移、執着若此了。

  第三句是對周圍環境的點染:竹林深深,樹蔭密密,蟲鳴唧唧。“竹深樹密”,見其清幽;“蟲鳴”,則見其靜謐——唯其靜謐,“蟲鳴”之聲才能清晰入耳。詩人置身其間,涼意頓生,於是又引出結句“時有微涼不是風”,這一真切、細微的體驗。“不是風”,點明所謂涼意,不過是夜深氣清,靜中生涼而已,並非夜風送爽。范成大《六月七日夜起坐殿取涼》詩亦云:“風從何處來?殿閣微涼生。桂旗儼不動,藻井森上徵。”雖設問風從何來,但既然桂旗不動,可見非真有風,殿閣之“微涼”不過因靜而生。人們通常說“心靜自涼”,其理相若。因此,範詩實可與這首詩參讀。

  顯然靜中生涼正是作者所要表現的意趣,但這一意趣並未直接點明。如果沒有“不是風”三字,讀者很可能將“涼”與“風”聯繫在一起。陳衍《石遺室詩話》早就指出:“若將末三字掩了,必猜是說甚麼風矣,豈知其不是哉。”然而,這首詩的妙處恰恰也就在這裏。作者故意直到最後,纔將微露其本意的線索交給讀者——既然明言“不是風”,善於神會的讀者自當想到靜與涼之間的因果關係;隨即又當想到,前面出現的月光、竹林、樹蔭、蟲鳴,都只是爲揭示靜中生涼之理所作的鋪墊。這樣,自然要比直截了當地道出本意更有詩味。大概這就是《石遺室詩話》所稱道的“淺意深一層說,直意曲一層說”的旨趣。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