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屏石枕竹方牀,手倦拋書午夢長

作者:蔡確 出自:《夏日登車蓋亭》 标签:夏天

【原文赏析】

出自北宋詩人蔡確的《夏日登車蓋亭》

紙屏石枕竹方牀,手倦拋書午夢長。
睡起莞然成獨笑,數聲漁笛在滄浪。

賞析
  蔡確於1059年(嘉祐四年)中進士,1082年(元豐五年)拜尚書右僕射,元祐年間(1086—1094),罷知陳州,因爲受其弟蔡砥牽連,罷官以後遷往安州(今湖北安陸),夏日登車蓋亭,作了十首,此其第三首;《堯山堂外記》載:“時吳處厚箋註以聞,其略雲:五篇涉譏諷。‘何處機心驚白馬,誰人怒劍逐青蠅’——以譏讒譖之人;‘葉底出巢黃口鬧,波間逐隊小魚忙’——譏新進用事之臣;‘睡起莞然成獨笑’——方今朝廷清明,不知確笑何事。”
  這首詩,着意刻畫了作者貶官後的閒散之態和對隱居生活的嚮往。詩人的另一首詩說:“公事無多客亦稀,朱衣小吏不須隨。溪潭直上虛亭裏,臥展柴桑處士詩”就是對他那種官冷事閒生活的寫照。不過,它沒有這首詩寫得委婉深切。
  “紙屏石枕竹方牀,手倦拋書午夢長。”“紙屏”,即紙屏風,以藤皮繭紙製成,取其雅緻通風,屏上常以梅花蝴蝶爲飾。這兩句說:遊亭之後,便躺在紙屏遮擋的石枕、竹方牀上,看了一會兒陶淵明的詩(“臥展柴桑處士詩”),感到有些倦怠,便隨手拋書,美美地睡了一覺。詩人是“夏日登車蓋亭”的,因而,讀了“紙屏、石枕、方竹牀”,使人頓覺氣清意爽;讀了“手倦拋書、午夢長”,頓見詩人閒散之態;並且從“午夢長”中,還透出一點半隱半露的消息,這要聯繫下文來理解。
  “睡覺莞然成獨笑”,夢醒之後,詩人卻要“莞然”一笑。詩人所讀的書,是“柴桑處士詩”;詩人所作的夢,也是耕樵處士之夢;夢中是處士,醒來是謫官,他想想昔爲布衣平民(“持正二十許時,家苦貧,衣服垢蔽。”事見《懶真子》),鴻運一來,金榜題名,官位驟升,後來突遭橫禍,謫居此州,這如同大夢一場。詩人“莞然獨笑”,是在“午夢長”中有所妙悟,從而領略到人生如夢,富貴如雲煙。由此,他想到了歸隱;想到歸隱,馬上便有隱者的呼喚——“數聲漁笛在滄浪”。而聽到了“數聲漁笛”,他的歸隱之情就更加迫切了。
  唐代詩人王維,寫過一首《酬張少府》:“晚年唯好靜,萬事不關心。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這首詩一方面明示作者“萬事不關心”,一方面又描摹了他聆聽“漁歌入浦深”的情狀,所以歸隱的題旨比較明顯。而蔡確這首詩,卻僅以“莞然獨笑”、“數聲漁笛”揭示主旨,這就比王維之詩更形委婉;更具韻外之致和味外之旨。《楚辭·漁父》:“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王逸《楚辭章句》注:“水清,喻世昭明,沐浴,升朝廷也;水濁,喻世昏暗,宜隱遁也。”描寫閒散生活,抒發歸隱之志,不滿社會現實,便是這首詩的主旨。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