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聲萬戶竹,寒色五陵鬆

作者:李頎 出自:《望秦川》 标签:秋天

【原文赏析】

出自盛唐詩人李頎的《望秦川》

秦川朝望迥,日出正東峯。
遠近山河淨,逶迤城闕重。
秋聲萬戶竹,寒色五陵鬆。
客有歸歟嘆,悽其霜露濃。

賞析
  這首,是李頎晚年辭官歸隱故鄉之前寫的。詩由“望”字入手,描述了長安附近,渭河平原一帶,秋風蕭瑟、淒涼寥落的景象。詩的上四句寫景。旭日東昇,登高一望,號稱八百里秦川盡呈眼底,正東方的山峯起伏嵯峨,在初日的映照下,山形尤顯清晰。四周環顧,遠近層巒疊嶂,涇渭縱橫,山河互映,都顯得明亮潔淨,而長安都城則隨山勢而逶迤曲折,尤顯氣勢雄偉。這四句既寫出秦川的廣闊視野,又襯托出長安城的巍峨雄姿,而眼界廣闊,山河明淨,正是秋高氣爽時節觀景的特點,不言秋而秋色已自見。下四句即轉而着重寫秋。無數竹叢在寒風中搖曳,瑟瑟作響,一派秋聲,五陵蒼松翠柏,雖然不像其它樹木那樣黃葉凋零,但其森然凜冽,透露着濃重的寒意。寫秋亦全然由具體的景物來作渲染和襯托。詩中對秋景的描寫既有側重,又互相交融,筆墨簡淡,線條清晰,猶如一幅蕭疏散淡的山水畫卷。
  “秦川朝望迥,日出正東峯”,清晨,遙望遼闊的秦川大地,太陽剛剛從東面蒼涼的峯巒間隙中顯露出來,照得長安、渭水一片蒼翠。一個“迥”字,將渭河平原的遼遠開闊,準確地表現了出來。紅日東昇,本是極其絢麗多彩的景色,但是由於詩人的心境不佳,這美景也隨着蕭瑟的秋風顯得肅穆蒼涼。
  太陽升起來了,將大地照得十分清潔、明淨,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遠處山蔥草翠,近處渭水泛波。那蜿蜒起伏、逶迤連綿的城闕正是帝都長安。這“遠近山河淨,逶迤城闕重”句中的“淨”字和“重”字,將長安城周圍的莊重肅穆,秋色的蒼勁悽清,傳神地點染出來。
  接着,詩人進一步渲染秋的悲涼氣氛,“秋聲萬戶竹,寒色五陵鬆。”“五陵”,指長安城北、東北、西北漢代五個皇帝的陵墓:長陵(高祖劉邦)、安陵(惠帝劉盈)、陽陵(景帝劉啓)、茂陵(武帝劉徹)、平陵(昭帝劉弗陵)。漢代豪門貴族曾聚居於此。這兩句是說,帝都附近,家家有竹,秋風襲來,竹搖葉動,蕭蕭颯颯,五陵松柏,蓊鬱蒼翠,微風吹動,松濤聲響,更給長安增添了幾分寒意。
  前面的詩句在着意渲染氣氛,結尾兩句則是要說明寫此詩的原意。詩人“望秦川”是因爲“客有歸歟嘆,悽其霜露濃”。詩人才華出衆,爲時人所推重,四十五歲中進士後,只任過新鄉縣尉那樣的小官,而且長期不得升遷,而現在就要返鄉,詩人鬱郁不得志而有“歸歟”之嘆。“客”是作者自指,因爲當時在外作官是作客他鄉,辭官回鄉叫“歸”。“悽其”就是悽然,心情悲涼的樣子。“霜露濃”是比喻官場上不得志,就像是遭受風霜雨露那樣,萎靡不振失去生機。尾聯是全詩的主旨,表明瞭作者辭官歸隱的決心。
  這首抒情詩,對秋景的描述極爲生動細緻的,它不但用悲涼的氣氛烘託了詩人的心境,而且將秦川大地的秋色呈獻在讀者面前,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情景交融的詩篇。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