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

作者:呂本中 出自:《踏莎行》 标签:梅花

【原文赏析】

出自南宋詩人呂本中的《踏莎行》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惱人風味阿誰知?請君問取南樓月。記得去年,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爲誰醉倒爲誰醒?到今猶恨輕離別。

賞析
  詞的上片以“似”與“不似”寫梅與雪交相輝映的奇絕之景。梅花與飛雪同時的情景之下,寫梅往往說到雪,以雪作背景。正因爲梅與雪同時,加之梅花與雪花有相似之處,人便常常將它們聯繫起來。梅花和雪花形相似、色相近,而質相異,神相別,因而本詞中詞人寫了“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之後,即拔起一筆:“似和不似都奇絕”。“似”是言色,“不似”則言香。朦朧月色之中,雪白梅潔,暗香浮動,這確實是種奇妙的境界。
  月下奇景,本應是令人賞心悅目的,可是詞人認爲是“惱人”的。“惱人”即“撩人”,此解釋詩詞中屢見不鮮。那麼爲什麼會撩撥起人的心事?詞人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含糊地說:“惱人風味阿誰知?請君問取南樓月。”詞人此處設下了懸念,令人揣想。因爲心中本有事,見了這樂景則與她心情抵觸不入,反而觸景添愁。
  詞的下片則點明詞人心事的由來:“記得去年,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原來是去年梅花開放時節,曾同情人共賞梅花,南樓之月可作見證,而今與情人離別了,風物依舊,人事已非,怎麼能不觸景生情!詞到結句時才點明詞人爲什麼別來頻醉頻醒,是爲了“輕離別”的“恨”。
  整首詞先設下重重迷障,層層雲翳,然後驅霧排雲,露出了本意這樣使讀者從深深的困惑中明白過來,得到了感情上的慰藉。見雪興懷,睹梅生情,登樓抒感,對月寄慨,把離別恨委婉道出,有着一種朦朧美。這種朦朧美不同於明快之美,但也不是晦澀。
  如果一首詞讓人感到不知所云,百思不解,那就失卻了意義。這種詞沒有朦朧美,而是晦澀。朦朧美如霧中之花,紗後之女,初看不清楚,細辨可見其形態,這種境界給人一種含蓄美。這首詞的題旨全靠最後一句“到今猶恨輕離別”點出。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