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愁屋漏牀牀溼,且喜溪流岸岸深

作者:曾幾 出自:《蘇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大雨三日秋苗以蘇喜雨有作》 标签:雨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曾幾的《蘇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大雨三日秋苗以蘇喜雨有作》

一夕驕陽轉作霖,夢迴涼冷潤衣襟。
不愁屋漏牀牀溼,且喜溪流岸岸深。
千里稻花應秀色,五更桐葉最佳音。
無田似我猶欣舞,何況田間望歲心!

賞析
  首聯之“霖”爲一可喜也,它常和甘字合用。而“潤”字則和杜“潤物細無聲”如出一轍。頷聯之“岸深”爲二可喜也,詩人也像杜甫寫《茅屋爲秋風所破歌》時的心情一樣,不愁“牀牀屋漏無干處”,只喜旱情得緩解。頸聯上句之“秀色”爲三可喜也,不久豐收景象依稀可望,的確喜煞詩人。下句之“佳音”爲四可喜也,“梧桐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此李清照詞也,詩人反悲爲喜,其喜至極也。尾聯之“欣舞”爲五可喜也,無田尚且欣舞,況有田者乎。其喜不言而自明也。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