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膏欲動雨頻催,萬草千花一餉開

作者:范成大 出自:《春日田園雜興·其二》 标签:雨

【原文赏析】

出自南宋詩人范成大的《春日田園雜興·其二》

土膏欲動雨頻催,萬草千花一餉開。
舍後荒畦猶綠秀,鄰家鞭過過牆來。

賞析
  本篇是“春日田園雜興十二絕”中的一絕。作者以自己的住宅爲基點,將筆墨拓展開去,含蓄而又生動地傳達出春回大地、綠滿人間的信息。 一、二句先以簡潔明快的線條,勾勒出悄然來臨的春天的輪廓。“土膏欲動”,是說隨着土地的解凍,地氣已經回蘇。着以“欲動”二字,不僅將靜態的顯影轉化爲動態的觀照,而且還賦人情予物態,寫出了“土膏”在春光的沐浴下不甘偃息、意欲有所作爲的內心萌動。如果說“土膏欲動”是着筆於地貌的話,那麼,“雨頻催”則落墨於天候,進一步將春意申足:春雨瀟瀟,彷彿在提醒和催促人們應及時耕作。真是天上地下,無處不迴盪着春天的足音、無處不映現着春天的蹤跡。這一句已使讀者感到一股春天的蓬勃氣息撲面而來,但更能見出春天的神奇力量的還是緊接着的“萬草千花一餉開”一句。“一餉”,即一晌,是片刻間的意思。色彩斑斕的“萬草千花”片刻間便全都舒展開它們的笑靨,將原來不免蕭索的田野、山坡裝點得無比妖嬈、無比芬芳,這該是何等令人目眩神迷的壯觀!造成這一壯觀的春天的魔杖又該有多麼神奇!無疑,這裏,“萬”、“千”,是極寫春天的魔杖的作用範圍之廣,“一餉”,則是誇言春天的魔杖的作用效應之疾。

  第三句由全景化爲中景,即由總寫鋪天蓋地的春光轉爲展現屋後一角的春色。“舍後荒畦猶綠秀”,既稱“荒畦”,原先之蕪亂可明。連“荒畦”也披上一身綠裝,變得秀色可餐,那麼,在偌大的江南平原上,該呈現出怎樣一番“奼紫嫣紅開遍”的景象也就可想而知。顯然,這一句暗含“春風又綠江南岸”之意,旨在誘發讀者的逆推式聯想。它從另一角度顯示了春風化荒蕪爲“綠秀”的力量。

  末句着意推出“鄰家鞭筍過牆來”這一特寫鏡頭。視野雖更爲縮小,境卻愈加張大。前面三句,巨如天、地,細如花、草,俱已攫入筆底,成爲無邊春色的“傳播媒介”,但終究還是泛寫,難收筆酣墨飽、神完氣足之效。於是,作者便憑藉其敏銳的觀察力和感受力,轉而致力於特寫。那麼,以什麼作爲特寫的對象呢?作者別具匠心地選取了一支由鄰家穿牆而來的竹筍,並將它放大到佔據整個畫面的程度。本來,幾場春雨過後,破土而出的竹筍當數以萬計,但作者卻僅於“萬”中取“一”,試圖以“納須彌於芥子”的筆法,藉此“一斑”,透視那無邊春色和無限春意。在作者筆下,區區此筍,破土而出之後又穿牆而過,充分顯示了春天所賦予它的旺盛而蓬勃的生命力。不僅如此,細予尋味,“穿牆來”三字還暗寓“滿園春色關不住”之意,同樣可以引發讀者的豐富聯想。不言而喻,加上這一筆,使全詩顯得氣韻生動、血肉豐滿。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