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歸

作者:王維 出自:《送沈子福》 标签:送別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王維的《送沈子福之江東》

楊柳渡頭行客稀,罟師蕩槳向臨圻。
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歸。

賞析
  王維大約在開元二十八、二十九年(740、741)知南選,至襄陽(今屬湖北)。他集子裏現存《漢江臨眺》、《曉行巴峽》等,可見他在江漢的行蹤不止襄陽一處。沈子福,不詳。長江從九江以下往東北方向流。江東,指長江下游以東地區。看詩題和頭兩句的意思,這詩當是作者在長江上游送沈子福順流而下歸江東之作。

  渡頭是送客之地,楊柳是渡頭現成之景。唐人有折柳送行的習俗。這裏寫楊柳,不僅寫現成之景,更是烘托送彆氣氛。行客已稀,見境地的悽清,反襯出送別友人的依依不捨之情。第一句點明送別之地。第二句醒出“歸江東”題意。罟(gǔ古)師,漁人,這裏借指般夫。臨圻,當指友人所去之地。

  友人乘船而去,詩人依依不捨,望着大江南北兩岸,春滿人間,春光盪漾,桃紅柳綠,芳草萋萋。這時,詩人感覺到自己心中的無限依戀惜別之情,就象眼前春色的無邊無際。詩人忽發奇想:讓我心中的相思之情也象這無處不在的春色,從江南江北,一齊撲向你,跟隨着你歸去吧?“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歸”,多麼美麗的想象,多麼蘊藉而深厚的感情!將自然界的春色比心靈中的感情,即景寓情,情與景妙合無間,極其自然。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便算是詩家能事。這裏藉難寫之景以抒無形之情,功夫當然又深了一層。寫離情別緒哀而不傷,形象豐滿,基調明快,這是盛唐詩歌的特色。牛希濟的《生查子》有這樣的兩句:“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寫的是少婦對遠行人臨別的叮嚀:記住我的綠羅裙吧!你無論到哪裏,那裏的芳草都呈顯着我的裙色,都凝結着我對你的相思,你要憐惜它啊!──這話也講得非常之含蓄,非常之婉轉,非常之好。與王維“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歸”詩句比較,手法相同,思路相近,但感情一奔放一低徊,風格一渾成一婉約,各具姿態,而又同樣具有動人的藝術魅力。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