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

作者:杜甫 出自:《獨步江畔》 标签:寫景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江畔獨步尋花·其六》

黃四孃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
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

賞析
  這是一首別具情趣的寫景小。小路上花團錦簇,長滿花朵的枝條被壓得低垂下來,花瓣之上是流連忘返的彩蝶,它們圍繞着花枝翩翩起舞。從這裏,我們嗅到了濃郁的花香。花旁的小路上,有清脆啼鳴的黃鶯,它們活潑自在的神態,給人一種輕鬆愉悅的感覺。詩人用“時時”、“恰恰”這些極富韻律的字眼,使得全幅明麗紛繁的畫面充滿了動感,也使得詩歌有着更明快、更流利的節奏。全詩語言充滿了口語化色彩。讀起來令人感到非常親切,而詩人在春天所感受到的由衷的快樂躍然紙上。
  首句“黃四孃家花滿蹊”,點明尋花的地點是在“黃四孃家”的小路上。“蹊”是小路。“花滿蹊”是說繁花將小路都蓋住了,連成片了。此句以人名入詩,生活情趣較濃,頗有民歌味。次句“千朵萬朵壓枝低”。“千朵萬朵”形容數量之多。“壓枝低”中的“壓”和“低”兩個字用得十分貼切、生動,形象地描繪了春花密密層層,又大又多,沉甸甸地把枝條都壓彎了。第三句“留連戲蝶時時舞”。“留連”是形容蝴蝶飛來飛去捨不得離開的樣子。花枝上彩蝶蹁躚,因戀花而“留連”不去,暗示出花的芬芳鮮豔。花可愛,蝶的舞姿亦可愛,不免使漫步的人也“留連”起來。這句從側面寫出春花的鮮豔芬芳。其實詩人也被萬紫千紅的春花所吸引而流連忘返。但他也許並未停步,而是繼續前行,因爲風光無限,美景尚多。第四句“自在嬌鶯恰恰啼”。“嬌”是形容鶯歌柔美圓潤。“恰恰啼”是說正當詩人賞花時,正在賞心悅目之際,恰巧傳來一串黃鶯動聽的歌聲,將沉醉花叢的詩人喚醒。只因爲詩人內心歡愉,所以想當然地認爲黃鶯是特意爲自己歌唱。這與上句說彩蝶留連春花一樣,都是移情於物的手法。由於詩人成功地運用了這一手法,使物我交融,情景相生。這類題材,盛唐絕句中屢見不鮮。但象此詩這樣刻畫十分細微,色彩異常穠麗的,則不多見。杜甫在“花滿蹊”後,再加“千朵萬朵”,更添蝶舞鶯歌,景色就穠麗了。這種寫法,可謂前無古人。
  盛唐人很講究詩句聲調的和諧。他們的絕句往往能被諸管絃,因而很講協律。杜甫的絕句不爲歌唱而作,純屬誦詩,因而常常出現拗句。如此詩“千朵萬朵壓枝低”句,按律第二字當平而用仄。但這種“拗”決不是對音律的任意破壞,“千朵萬朵”的復疊,便具有一種口語美。而“千朵”的“朵”與上句相同位置的“四”字,雖同屬仄聲,但彼此有上、去聲之別,聲調上仍具有變化。詩人也並非不重視詩歌的音樂美。這表現在三、四兩句雙聲詞、象聲詞與疊字的運用。“留連”、“自在”均爲雙聲詞,如貫珠相聯,音調宛囀。“恰恰”爲象聲詞,形容嬌鶯的叫聲,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聽覺形象。“時時”、“恰恰”爲疊字,即使上下兩句形成對仗,又使語意更強,更生動,更能表達詩人迷戀在花、蝶之中,忽又被鶯聲喚醒的剎那間的快意。這兩句除卻“舞”、“鶯”二字,均爲舌齒音, 
  這一連串舌齒音的運用造成一種喁喁自語的語感,惟妙惟肖地狀出看花人爲美景陶醉、驚喜不已的感受。聲音的效用極有助於心情的表達。 
  在句法上,盛唐詩句多渾然天成,杜甫則與之異趣。比如“對結”(後聯駢偶)乃初唐絕句格調,盛唐絕句已少見,因爲這種結尾很難做到神完氣足。杜甫卻因難見巧,如此詩後聯既對仗工穩,又饒有餘韻,使人感到用得恰到好處:在賞心悅目之際,聽到鶯歌“恰恰”,不是更使人陶然神往麼?此外,這兩句按習慣文法應作:戲蝶留連時時舞,嬌鶯自在恰恰啼。把“留連”、“自在”提到句首。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