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

作者:杜甫 出自:《野望》 标签:冬天

【原文赏析】

出自唐朝詩人杜甫的《野望》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
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
惟將遲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聖朝。
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

賞析
  這首作於上元二年(761)成都草堂。詩以“野望”爲題,是詩人躍馬出郊時感傷時局、懷念諸弟的自我寫照。
  首兩句寫野望時所見西山和錦江。“西山”在成都西,主峯終年積雪,因此以“白雪”形容。“三城”,鬆、維、保三州,(在今四川松潘、理縣一帶),此時駐軍嚴防吐蕃入侵,是蜀地要鎮。南浦,南郊外水濱。清江,錦江。萬里橋,在成都城南。中間四句是野望時觸發的有關國家和個人的感懷。三四句由戰亂推出懷念諸弟,自傷流落的情思。“風塵”指安史之亂導致的連年戰火。杜甫四弟:穎、觀、豐、佔。只杜佔隨他入蜀,其他三弟都散居各地。此時“一身遙”客西蜀,如在天之一涯。詩人懷念家國,不禁“涕淚”橫流。真情實感盡皆吐露不由人不感動。
  五六句又由“天涯”“一身”引出殘年“多病”,“未”貢微力,無補“聖朝”的內愧。“供”,付託。“涓埃”,滴水、微塵,指毫末之微。杜甫時年五十,因此說已入“遲暮”之年。他嘆息說:我只有將暮年付諸給“多病”之身,但“未有”絲毫貢獻,報“答聖朝”,是很感慚愧的。
  杜甫雖流落西蜀,而報效李唐王朝之心,卻始終未改,足見他的愛國意識是很強烈的。中間四句,由於連用對偶爾將詩人的家國之憂,身世之感,特別是報效李唐王朝之心,藝術地得到有效概括。
  七八句最後點出“野望”的方式和深沉的憂慮。“人事”,人世間的事。由於當時西山三城列兵防戍,蜀地百姓賦役負擔沉重,杜甫深爲民不堪命而對世事產生“日”轉“蕭條”的隱憂。這是結句用意所在。詩人從草堂“跨馬”,走“出”南“郊”,縱目四“望”。“南浦清江萬里橋”是近望之景。“西山白雪三城戍”,是遠望之景。他由“三城戍”引出成亂的感嘆,由“萬里橋”興起出蜀之意。這是中間四句有關家國和個人憂念產生的原因。
  杜甫“跨馬出郊”,“極目”四“望”,原本爲了排遣鬱悶。但愛國愛民的感情,卻驅迫他由“望”到的自然景觀引出對國家大事、弟兄離別和個人經歷的種種反思。一時間,報效國家、懷念骨肉和傷感疾病等等思想感情,集結心頭。尤其爲“遲暮”“多病”發愁,爲“涓埃”未“答”抱愧。
  此詩前三聯寫野望時思想感情的變化過程,即由向外觀察轉爲向內審視。尾聯才指出由外向到內向的原因。在藝術結構上,頗有控縱自如之妙。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