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

作者:杜甫 出自:《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标签:冬天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
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真乘黃。
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
內府殷紅馬腦碗,婕妤傳詔才人索。
碗賜將軍拜舞歸,輕紈細綺相追飛。
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
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師子花。
今之新圖有二馬,復令識者久嘆嗟。
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
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
霜蹄蹴踏長楸間,馬官廝養森成列。
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
借問苦心愛者誰,後有韋諷前支遁
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華拂天來向東。
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
自從獻寶朝河宗,無復射蛟江水中。
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裏,龍媒去盡鳥呼風。

賞析
  在章法上錯綜絕妙。第一段四句先贊曹氏畫技之高超。第二段八句追敘曹氏應詔畫馬時所得到榮譽和寵幸。第三段十句,寫九馬圖之神妙及各馬之姿態。第四段八句是照應第二段“先帝”的伏筆,從而產生今昔迥異之感。
  以奇妙高遠開首,中間翻騰跌宕,又以突兀含蓄收尾。寫駿馬極爲傳神,寫情感神遊題外,感人至深,興味雋永。浦起龍《讀杜心解》說:“身歷興衰,感時撫事,惟其胸中有淚,是以言中有物。”此言極是。
  本詩通篇寫畫寫,實際是在寫人。那時唐玄宗和肅宗都已去世,詩人在異鄉偶遇曾煊赫一時的將軍畫家,因而引起許多感慨。浦起龍在《讀杜心解》中說:“身歷興衰,感時撫事,惟其胸中有淚,是以言中有物。”是前人很中肯的說明。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