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時人事日相催,冬至陽生春又來

作者:杜甫 出自:《小至》 标签:冬天

【原文赏析】

出自唐朝詩人杜甫的《小至》

天時人事日相催,冬至陽生春又來。
刺繡五紋添弱線,吹葭六管動浮灰。
岸容待臘將舒柳,山意衝寒欲放梅。
雲物不殊鄉國異,教兒且覆掌中杯。

賞析
  這首是詩人大曆元年(公元766年)在夔州寫的。那時杜甫生活比較安定,心情也比較舒暢。《小至》寫冬至前後的時令變化,不僅用刺繡添線寫出了白晝增長,還用河邊柳樹即將泛綠,山上梅花衝寒欲放,生動地寫出了冬天裏孕育着春天的景象。詩的末二句寫他由眼前景物喚起了對故鄉的回憶。雖然身處異鄉,但雲物不殊,所以詩人教兒斟酒,舉杯痛飲。這舉動和詩中寫冬天裏孕育着春天氣氛的基調是一致的。都反映出詩人難得的舒適心情。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