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

作者:盧梅坡 出自:《雪梅》 标签:冬天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盧梅坡的《雪梅》

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俗了人。
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並作十分春。

賞析
  古今不少詩人往往把雪、梅並寫。雪因梅,透露出春的信息,梅因雪更顯出高尚的品格。如毛澤東《卜算子·詠梅》中就曾寫道:“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雪、梅都成了報春的使者、冬去春來的象徵。但在詩人盧梅坡的筆下,二者卻爲爭春發生了“摩擦”,都認爲各自佔盡了春色,裝點了春光,而且誰也不肯相讓。這種寫法,實在是新穎別緻,出人意料,難怪詩人無法判個高低。詩的後兩句巧妙地托出二者的長處與不足:梅不如雪白,雪沒有梅香,回答了“騷人閣筆費評章”的原因,也道出了雪、梅各執一端的根據。讀完全詩,我們似乎可以看出作者寫這首詩是意在言外的:借雪梅的爭春,告誡我們人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要有自知之明。取人之長,補己之短,纔是真理。這首詩既有情趣,也有理趣,值得詠思。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