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紛紛何所似?撒鹽空中差可擬

作者:謝安 出自:《詠雪聯句》 标签:雪

【原文赏析】

出自東晉詩人謝安的《詠雪聯句》

  白雪紛紛何所似?撒鹽空中差可擬。未若柳絮因風起。
  (謝安)(謝朗)(謝道韞)

賞析
  這是一則千古佳話,表現了女才子謝道韞傑出的歌才華、對事物細緻的觀察和具有靈活想象力。

  據《晉書·王凝之妻謝氏傳》及《世說新語·言語》篇載,謝安寒雪日嘗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安欣然唱韻,兄子朗及兄女道韞賡歌(詩即如上),安大笑樂。

  謝安所樂,在於裙釵不讓鬚眉,侄女之詩才,更在侄子之上。按謝朗少有文名,《世說新語·言語》篇引《續晉陽秋》稱他“文義豔發”,《文學》篇引《中興書》說他“博涉有逸才”。所以叔父出韻起題,侄子即爲唱和,正見其才思敏捷也。平心而論,“撒鹽空中”亦不失爲一種比方,雪,以其粉白晶瑩飄散而下,謝朗就近取譬,用撤鹽空中擬之,雖不高明,也差可形容了。

  然而,聰穎的妹妹並不迷信兄長的才名。她覺得,以鹽擬雪固然不錯,但沒有形容出雪花六瓣,隨風飄舞,紛紛揚揚,無邊無際的根本特徵。於是,針對兄長的原句,她作了大膽的修正:“未若柳絮因風起。”

  柳絮,作爲春時景物,有似花非花,因風而起,飄忽無根,滿天飛舞的特徵。晉伍輯之《柳花賦》曾形容:“揚零花而雪飛,或風回而遊薄,或霧亂而飆零,野淨穢而同降,物均色而齊明。”謝道韞將此來比擬北風吹起漫天飛雪,堪稱契合無間。取柳絮可比其形言其大,點明當時的“雪驟”之景,而“因風起”更指出它隨風飄舞,漫無邊際的自然特點。(宋代的賀鑄《青玉案》詞有“滿城風絮”句。)由此較之,雪花柳絮,可謂是異跡而同趣了。如此再看“撒鹽空中”的比方,則未免有侷促見肘之誚了。

  清人沈德潛說:“事難顯陳,理難言罄,每託物連類以形之。”(《說詩晬語》卷下)比喻是詩歌的基本修辭手法。其要在於貼切傳神,新穎入妙。這正是謝道韞此句高於他兄長的地方。

  但是,真正的佳句名句之所以千古流傳,播傳人口,更重要還在於它能通過形象傳達出作者內心的思想感情。謝道韞的這句詩,其佳處不僅在工幹設譬,還在於透露出女才子熱愛生活、熱愛自然的情懷。她將北風飛雪的嚴寒冬景,比作東風吹綿的和煦春色,正表現出女作者開朗樂觀的胸襟以及對美好春光的由衷嚮往。

  據《晉書》本傳,謝道韞的聯句不僅得到她叔父的稱賞,而且還受到在場嘉賓的一致讚許。這次聯句,遂傳爲一時佳話,謝道韞從此也贏得了“詠絮才”的美名。後來南朝梁劉孝綽寫過一首《對雪詩》,其中有“桂華殊皎皎,柳絮亦霏霏。詎比咸池曲,飄颻千里飛”。也許是受到謝道韞的啓發。

  須要說明的是,謝道韞的出色聯句。並不是一時之功,剎那靈感,而是有她平時深厚的文學修養作基礎的。《世說新語·言語》篇引《婦人集》稱她“有文才,所著詩、賦、誄,頌傳於世”。可惜絕大部分沒有保存到今天。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