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作者:王維 出自:《辛夷塢》 标签:柳樹

【原文赏析】

出自盛唐詩人王維的《辛夷塢》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賞析
  辛夷塢,藍田輞川(今陝西省藍田縣內)風景勝地,王維輞川別業(別墅)附近。塢,四面高、中部低的小塊地方。
  這首《辛夷塢》是王維《輞川集》二十首之第十八首。這組詩全是五絕,猶如一幅幅精美的繪畫小品,從多方面描繪了輞川一帶的風物。作者很善於從平凡的事物中發現美,不僅以細緻的筆墨寫出景物的鮮明形象,而且往往從景物中寫出一種環境氣氛和精神氣質。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木末,指樹杪。辛夷花不同於梅花、桃花之類。它的花苞打在每一根枝條的最末端上,形如毛筆,所以用“木末”二字是很準確的。“芙蓉花”,即指辛夷,辛夷含苞待放時,很象荷花箭,花瓣的顏色也近似荷花。裴迪《輞川集》和詩有“況有辛夷花,色與芙蓉亂”的句子,可用來作爲註腳。詩的前兩句着重寫花的“發”。當春天來到人間,辛夷在生命力的催動下,欣欣然地綻開神祕的蓓蕾,是那樣燦爛,好似雲蒸霞蔚,顯示着一派春光。詩的後兩句寫花的“落”。這山中的紅萼,點綴着寂寞的澗戶,隨着時間的推移,最後紛紛揚揚地向人間灑下片片落英,了結了它一年的花期。短短四句詩,在描繪了辛夷花的美好形象的同時,又寫出了一種落寞的景況和環境。
  王維寫輞川詩時是在晚年,即安史之亂以前。自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736)張九齡罷知政事,李林甫一派反動勢力上臺,朝政黑暗,社會矛盾日趨尖銳。王維雖然在朝,他傾向於張九齡的開明政治,對現實十分不滿而又無能爲力,內心矛盾,產生退隱歸田的思想而又戀於祿位。他於是先後在長安附近的終南山和輞川建立別墅,過着亦仕亦隱的生活。
  輞川詩以田園山水爲題材,描繪自然優美的景色,表現幽靜的境界,但其中也有一些寄慨,透露了作者內心的苦悶。如:“來者復爲誰,空悲昔人有”(《孟城坳》),“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華子岡》)。特別是緊接《辛夷塢》之後的《漆園》的“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株樹”就更爲感傷了。《世說新語》第二十八:“桓玄敗後,殷仲文還爲大司馬諮議,意似二三,非復往日。大司馬府聽(廳)前,有一老槐,甚扶疏。殷因月朔,與衆在聽(廳),視槐良久,嘆曰:‘槐樹婆娑,復無生意’”。王維暗用此事,表達其政治上的苦悶和內心的矛盾。這首《辛夷塢》與《漆園》詩意互有聯繫,它是以花在無人的山澗自開自落的可悲命運,寄託自己才能被壓抑埋沒的感傷情緒,有一定現實意義。全詩用比的手法,有優美生動的形象和樂府民歌的韻味,詩意極其含蓄。宋人方回認爲此詩是輞川詩中的佳篇,“有一唱三嘆不可窮之妙”(《瀛奎律髓》)。我想,其妙不在“幽極”,應在它的精巧寓意。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