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顆珠

作者:白居易 出自:《春題湖上》 标签:月亮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白居易的《春題湖上》

湖上春來似畫圖,亂峯圍繞水平鋪。
鬆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顆珠。
碧毯線頭抽早稻,青羅裙帶展新蒲。
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賞析
  西湖的春天,像一幅醉人的風景畫,三面羣山環抱中的湖面,汪汪一碧,水平如鏡。羣峯上,松樹密密麻麻排滿山面,千山萬峯顯得一派蒼翠。一輪圓月映入水中,好像一顆明珠,晶瑩透亮,跳蕩懸浮。

  早稻初生,似一塊巨大的綠色地毯,上面鋪滿厚厚的絲絨線頭;蒲葉披風,像少女身上飄曳的羅帶羣幅。一幅格調清新的山水畫圖展現眼前,人不由發出對西湖風光的讚美。春色如此秀麗,作者不願離開杭州回京,有一半因素就是捨不得這風景如畫的西湖。

  詩的前三聯繪景,尾聯抒情,全詩則情景交融,物我劃一。首句鳥瞰西湖春日景色,謂其“似畫圖”。作者以具有如此濃重感情色彩的字眼兒入詩,並非偶然。在孩童時代,白居易曾立志要到杭州做官,心願得酬,自然爲之欣喜,其對杭州的深情於此可見一斑。此詩不僅是白居易山水詩中的佳構,亦是歷代描寫西湖詩中的名篇之一。

  “亂峯”以下三句,具體描繪如畫之景∶羣山環繞,參差不一,湖上水面平展;排排青松裝點着山巒,如重重疊疊的翡翠,皎潔的月亮映入湖心,象一顆閃光的珍珠,這是多麼誘人的美景呵!然而詩的旨趣並沒有凝滯在範山模水的層面上,“碧毯”二句出人意表地把筆舌轉到對農作物的體察上。在山水詩中嵌入農事,弄不好會雅俗相悖,很不協調,而白居易卻別出心裁地把農事詩化了━━早稻猶碧毯上抽出的線頭、新蒲象青羅裙上的飄帶。如此精妙新奇的比喻本身不僅體現出作者對湖區人民的關懷,使讀者由此可以聯想到正是這位自幼嚮往杭州的白刺史,一到任便體恤民瘼,浚井供飲,把杭州變成了人間天堂,從而銘戢其德惠。同時,在詩的寫作上也是一種變格、一種可貴的出新,它比作者描繪西湖的另一名篇《錢塘湖春行》,立意更加新穎,語言益見精妙。

  這首詩的結構曲折委婉,別有情致,特別是最後兩句“以不捨意作結,而曰‘一半勾留’,言外正有餘情。”(《唐宋詩醇》)那麼其“言外餘情”是什麼呢?這得聯繫作者的有關行跡和創作來探尋。除杭州刺史之前,白居易原在長安任中書舍人。面對國是日荒,民生益困的現實,屢屢上書言事而不被採納,眼見時局日危,朋黨傾軋加劇,便自求外任,來到杭州。這是問題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認爲做隱士不好,做京官也不好,只有做杭州刺史閒忙得當,正合其意,即所謂“□溪殊冷僻,茂苑太繁雄。唯此錢塘郡,閒忙恰得中。”這話是出自《初到郡齋寄錢湖州李蘇州》一詩,在其他篇目中尚有不少類似的說法,這既是作者的心裏話,也是此詩的“言外餘情”。

  因爲“皇恩只許住三年”,白居易抱着戀戀不捨的心情離開西湖,這種情緒本身具有很強的感染力。一千多年後的今天,西湖早已是馳名中外的湖山形勝之地,此詩亦不脛而走,值得玩味的是如今西湖十景中的“平湖秋月”、“蘇堤春曉”、“三潭印月”等景觀的命名,有的很可能是從這首《春題湖上》中的相應詩句衍化而來的。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