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

作者:蘇曼殊 出自:《過若鬆町》 标签:愛國

【原文赏析】

出自近代詩人蘇曼殊的《過若鬆町有感示仲兄》

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
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

賞析
  “契闊死生”的典故來自《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諧老。”聞一多解釋這四句詩時說:“猶言生則同居,死則同穴,永不分離也。”這四句詩也是《詩經》裏張愛玲最喜歡的詩句,稱“它是一首悲哀的詩,然而它的人生態度又是何等肯定”。蘇曼殊這首詩同樣表現出了一種既“悲哀”又“肯定”的人生態度,與佛家的淡薄出世超逸靜修大相徑庭。“無端狂笑無端哭”,更是表達了我行我素,全無顧忌的行爲方式。從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一個作爲性情中人的情感豐沛的蘇曼殊,也正因如此,他的詩作無不具有一種撩人心魄的韻致。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