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作者:許渾 出自:《咸陽城東樓》 标签:風

【原文赏析】

出自晚唐詩人許渾的《咸陽城東樓》

一上高城萬里愁,蒹葭楊柳似汀洲。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鳥下綠蕪秦苑夕,蟬鳴黃葉漢宮秋。
行人莫問當年事,故國東來渭水流。

賞析
  人在宣宗大中三年(849)任監察御史的時候,大唐王朝已經“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了。一個秋天的傍晚,他登上咸陽古城樓觀賞風景,見太陽西沉,烏雲滾來,涼風陣陣……詩人的憂愁思鄉之情和弔古傷今之感襲上心頭,交織在一起,於是即興寫下了這首(一題作“咸陽城東樓”)意蘊別緻、格調俊麗的七律——

  “一登上這高高的咸陽西樓,心中便涌起無邊的憂愁;眼前蒹葭蒼蒼、楊柳堆煙,就像雲水迷濛、沙洲萋萋的故鄉。磻溪之上暮雲漸起,慈福寺邊夕陽西落;驟起的涼風滿布西樓,一場山雨眼看就要來了。鳥雀倉惶,逃入禁苑的綠叢;寒蟬悲鳴,躲在深宮的枯桐。羈旅於此的人,還是不要追問舊朝的往事吧!秦漢故址上,只剩下渭水還像昔日一樣,不息東流……”

  詩人首聯扣題,抒情寫景:“高城”,指咸陽城西樓,咸陽舊城在西安市西北,漢時稱長安,秦漢兩朝在此建都。隋朝時向東南移二十城建新城,即唐京師長安。咸陽舊城隔渭水與長安相望;“蒹葭”,即蘆荻(蒹,荻;葭,蘆),暗用《詩經蒹葭》的詩意,表思念心緒;“汀洲”,水邊之地爲汀、水中之地爲洲,這裏指代詩人在江南的故鄉。詩人一登上咸陽高高的城樓,向南望去,遠處煙籠蒹葭,霧罩楊柳,很像長江中的汀洲。詩人遊宦長安,遠離家鄉,一旦登臨,思鄉之情涌上心頭。蒹葭楊柳,居然略類江南。萬里之愁,正以鄉思爲始:“一上”表明觸發詩人情感時間之短瞬,“萬里”則極言愁思空間之迢遙廣大,一個“愁”字,奠定了全詩的基調。筆觸低沉,景緻悽迷,觸景生情,蒼涼傷感的情懷落筆即出,意遠而勢雄。

  頷聯寫晚眺遠景,寓意深遠:“溪”指磻溪,“閣”指慈福寺,詩人有自注:“南近磻溪,西對慈福寺閣。”詩人傍晚登上城樓,只見磻溪罩雲,暮色蒼茫,一輪紅日漸薄遠山,夕陽與慈福寺閣姿影相疊,彷彿靠近寺閣而落。就在這夕照圖初展麗景之際,驀然涼風突起,咸陽西樓頓時沐浴在悽風之中,一場山雨眼看就要到了。這是對自然景物的臨摹,也是對唐王朝日薄西山,危機四伏的沒落局勢的形象化勾畫,它淋漓盡致而又形象入神地傳出了詩人“萬里愁”的真實原因。雲起日沉,雨來風滿,動感分明;“風爲雨頭”,含蘊深刻。此聯常用來比喻重大事件發生前的緊張氣氛,是千古傳詠的名句

  頸聯寫晚眺近景,虛實結合:山雨將到,鳥雀倉惶逃入遍地綠蕪、秋蟬悲鳴躲在黃葉高林,這些是詩人眼前的實景。但早已蕩然無存的“秦苑”“漢宮”又給人無盡的聯想——禁苑深宮,而今綠蕪遍地,黃葉滿林;唯有鳥雀和蟲鳴,不識興亡,依然如故。歷史的演進,王朝的更替,世事的變化滄桑,把詩人的愁怨從“萬里”推向“千古”,以實景疊合虛景,弔古之情油然而生。

  尾聯作結,融情於景:“行人”,過客。泛指古往今來徵人遊子,也包括作者在內;“故國”,指秦漢故都咸陽;“東來”,指詩人(不是渭水)自東邊而來。詩人最後感慨道:羈旅過客還是不要索問當年秦漢興亡之事吧!我這次來故國咸陽,連遺址都尋不着,只有渭水還像昔日一樣長流不止而已。“莫問”二字,並非勸誡之辭,實乃令人思索之語,它讓讀者從悲涼頹敗的自然景物中鉤沉歷史的教訓;一個“流”字,則暗示出頹勢難救的痛惜之情。渭水無語東流的景象中,融鑄着詩人相思的憂愁和感古傷今的悲涼,委婉含蓄,令人傷感。

  全詩情景交融,景中寓情,詩人通過對景物的描寫,賦予抽象的感情以形體,在呈現自然之景的同時又體現豐富的生活經驗,以及對歷史和現實的深刻思考。景別緻而悽美,情愁苦而悲愴,意蘊藉而蒼涼,境雄闊而高遠。神完氣足,是晚唐登臨之作的翹楚!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