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作者:佚名 出自:《國風·周南·桃夭》 标签:花

【原文赏析】

出自先秦詩人佚名的《國風·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
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
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賞析
  全分爲三章。第一章以鮮豔的桃花比喻新孃的年青嬌媚。人們常說:第一個用花比美人的是天才,第二個用花比美人的是庸才,第三個用花比美人的是蠢才。《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所以說這裏是第一個用花來比美人,並不爲過。自此以後用花、特別是用桃花來比美人的層出不窮,如魏·阮籍《詠懷·昔日繁華子》:“天天桃李花,灼灼有輝光。”唐·崔護《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宋·陳師道《菩薩蠻》詞:“玉腕枕香腮,桃花臉上開。”他們皆各有特色,自然不能貶之爲庸才、蠢才,但他們無不受到《詩經》這首詩的影響,只不過影響有大小,運用有巧妙而已。這裏所寫的是鮮嫩的桃花,紛紛綻蕊,而經過打扮的新嫁娘此刻既興奮又羞澀,兩頰飛紅,真有人面桃花,兩相輝映的韻味。詩中既寫景又寫人,情景交融,烘託了一股歡樂熱烈的氣氛。這種場面,即使在今天還能在農村的婚禮上看到。第二章則是表示對婚後的祝願。桃花開後,自然結果。詩人說它的果子結得又肥又大,此乃象徵着新娘早生貴子,養個白白胖胖的娃娃。第三章以桃葉的茂盛祝願新孃家庭的興旺發達。以桃樹枝頭的累累碩果和桃樹枝葉的茂密成蔭,來象徵新嫁娘婚後生活的美滿幸福,真是最美的比喻,最好的頌辭。朱熹《詩集傳》認爲每一章都是用的“興”,固然有理,然細玩詩意,確是興中有比,比興兼用。全詩三章,每章都先以桃起興,繼以花、果、葉兼作比喻,極有層次:由花開到結果,再由果落到葉盛;所喻詩意也漸次變化,與桃花的生長相適應,自然渾成,融爲一體。
  詩人在歌詠桃花之後,更以當時的口語,道出賀辭。第一章雲:“之子于歸,宜其室家。”也就是說這位姑娘要出嫁,和和美美成個家。第二、三章因爲押韻關係,改爲“家室”和“家人”,其實含義很少區別。古禮男以女爲室,女以男爲家,男女結合才組成家庭。女子出嫁,是組成家庭的開始。朱熹《詩集傳》釋雲:“宜者,和順之意。室謂夫婦所居,家謂一門之內。”實際上是說新婚夫婦的小家爲室,而與父母等共處爲家。今以現代語釋爲家庭,更易爲一般讀者所瞭解。
  此篇語言極爲優美,又極爲精煉。不僅巧妙地將“室家”變化爲各種倒文和同義詞,而且反覆用一“宜”字。一個“宜”字,揭示了新嫁娘與家人和睦相處的美好品德,也寫出了她的美好品德給新建的家庭注入新鮮的血液,帶來和諧歡樂的氣氛。這個“宜”字,擲地有聲,簡直沒有一個字可以代替。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