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蹊李徑年雖故,梔子紅椒豔復殊

作者:杜甫 出自:《寒雨朝行視園樹》 标签:花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寒雨朝行視園樹》

柴門雜樹向千株,丹橘黃甘此地無。
江上今朝寒雨歇,籬中秀色畫屏紆。
桃蹊李徑年雖故,梔子紅椒豔復殊。
鎖石藤稍元自落,倚天鬆骨見來枯。
林香出實垂將盡,葉蒂辭枝不重蘇。
愛日恩光蒙借貸,清霜殺氣得憂虞。
衰顏更覓藜牀坐,緩步仍須竹杖扶。
散騎未知雲閣處,啼猿僻在楚山隅。

賞析
  在流傳下來的杜甫1400多首歌作品中,七言排律極少。除這首《寒雨朝行視園樹》外,杜甫集中還有《題鄭十八著作虔》(又稱《題鄭十八著作丈故居》)、《清明二首》、《釋悶》等少數幾首七言排律,特別引人注目。

  此詩的前四句概括地寫雨後江邊園林秀美如畫。開頭就說園內的丹桔和黃柑是此地其它園子所沒有的,表露了喜悅之情。一說“此地無”應爲“北地無”。作者身處江上,“丹橘黃甘”是此處有,而“北地無”,也通。中間八句具體描述籬中梔子紅椒、丹桔黃柑,果實累累,豐收在望。杜甫希望溫煦的陽光多多照射,耽心肅殺的嚴霜早早到來。末四句抒寫朝行感懷,自己年老體衰,柱杖扶藜,行動不便,徒有如散騎登雲閣之志向,卻力不從心,只能避亂在這偏僻的楚山之偶,傾聽哀猿的啼叫。

  排律是律詩的擴展,除首尾兩聯外,中間無論有多少聯,都必然對仗工整。這首七言排律,不僅做到對仗工整,而且有的句子,如“桃溪李經年雖古,梔子紅椒豔復殊”,又是句中自對。

  這首排律的平仄格式,是由平起平收式,首句入韻的七言律詩擴展而成,其中有一些字雖然不合平仄要求,但是都在每句詩的一、三、五字的位置上,平仄是可以通融互用的。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