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

作者:蘇軾 出自:《西江月》 标签:月亮

【原文赏析】

出自北宋詩人蘇軾的《西江月》

  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過酒家飲,酒醉,乘月至一溪橋上,解鞍,由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攢擁,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隱隱層霄。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賞析
  這首寄情山水的詞,作於蘇軾貶謫黃州期間。作者在詞中描繪出一個物我兩忘、超然物外的境界,把自然風光和自己的感受融爲一體,在情畫意中表現自己心境的淡泊、快適,抒發了他樂觀、豁達、以順處逆的襟懷。

  上片頭兩句寫歸途所見:“照野渳淺浪,橫空隱隱層霄。”瀰瀰,是水盛的樣子;層霄,即層雲。春夜,詞人在蘄水邊騎馬而行,經過酒家飲酒,醉後乘着月色歸去,經過一座溪橋。由於明月當空,所以才能看見清溪在遼闊的曠野流過。先說“照野”,突出地點明瞭月色之佳。用“瀰瀰”來形容“淺浪”,就把春水漲滿、溪流汩汩的景象表現出來了。“橫空”,寫出了天宇之廣。說雲層隱隱約約在若有若無之間,更映襯了月色的皎潔。此兩句暗寫月光。

  “障泥未解玉驄驕”,是說那白色的駿馬忽然活躍起來,提醒他的主人:要渡水了!障泥,是用錦或布製作的馬薦,墊在馬鞍之下,一直垂到馬腹兩邊,以遮塵土。詞人在這裏只是寫了坐騎的神態,便襯托出瀕臨溪流的情景。此時,詞人不勝酒力,從馬上下來,等不及卸下馬鞍韉,即欲眠於芳草。“我欲醉眠芳草”,既寫出了濃郁的醉態,又寫了月下芳草之美以及詞人因熱愛這幽美的景色而產生的喜悅心情。

  過片二句,明寫月色,描繪從近處觀賞到的月照溪水圖,更進一步抒發迷戀、珍惜月色之佳的心情:“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瓊瑤,是美玉,這裏比做皎潔的水上月色。可惜,是可愛的意思。這裏用的修辭手法是“借喻”,徑以月色爲“瓊瑤”。此句以獨特感受和精切的比喻,傳神地寫出水之清、月之明、夜之靜、人之喜悅讚美。

  “解鞍欹枕綠楊橋”,寫詞人用馬鞍作枕,倚靠着它斜臥在綠楊橋上“少休”。這一覺當然睡得很香,及至醒來,“杜宇一聲春曉”,通過描寫杜鵑在黎明的一聲啼叫,把野外春晨的景色作了畫龍點睛的提示。這一結尾,餘音嫋嫋,回味無窮,生動地表現了空山月明、萬籟俱寂的春晨之美。

  作者以空山明月般澄澈、空靈的心境,描繪出一幅富有詩情畫意的月夜人間仙境圖,把自己的身心完全融化到大自然中,忘卻了世俗的榮辱得失和紛紛擾擾,表現了自己與造化神遊的暢適愉悅,讀來回味無窮,令人神往。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