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寫入相思傳

作者:張可久 出自:《塞鴻秋》 标签:愛情

【原文赏析】

出自元代詩人張可久的《塞鴻秋·春情》

  疏星淡月鞦韆院,愁雲恨雨芙蓉面。傷情燕足留紅線,惱人鸞影閒團扇。獸爐沉水煙,翠沼殘花片。一行寫入相思傳。

賞析
  這是一首描寫女子對男子的相思之情的散曲,全曲含蓄但切情真意切。首句先描景渲染蕭條悽楚的氣氛,統領全曲的主色調。“芙蓉面”用得貼切形象,極言女子嬌好的容顏,含蓄而準確。把女子的容顏喻爲芙蓉,更添西施般嬌柔之態,極需人之呵護。

  第二句藉以典故抒發對男子的思念之深切,含蓄而恰到好處地表達女子內心深處欲迸發出來的情感。“燕足留紅線”取自宋曾慥類說引《麗情集·燕女墳》的典故感人至深,作者匠心獨運,反其意而用之,增添無奈、悽楚之感。“惱人鸞影閒閉扇”出自《異苑》中的罽賓國王與鸞的故事,類比見出女主人公抑鬱難耐的心情,比平鋪直敘的哭訴更顯深刻而有力。

  後兩句寄紛繁的花瓣及沉香之煙以相思,草草結束相思之曲,卻很好地把女子對男子的相思之意推向最高處。

  全曲每句均押韻,讀起來琅琅上口,真切動人,含蓄深遠,是元曲中體現女子對男子之思的典範。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