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前時有東風入,楊柳千條盡向西

作者:劉方平 出自:《代春怨》 标签:春天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劉方平的《代春怨》

朝日殘鶯伴妾啼,開簾只見草萋萋。
庭前時有東風入,楊柳千條盡向西。

賞析
  這是一首代言體的,要“言”的是“春怨”。詩中無一“春”字,但從寫景可見;至於“怨”字,則只能從字裏行間細加品味,仔細琢磨了。

  “朝日”,猶日日,時俗口語;春暮鶯稀,故謂“殘鶯”。時至暮春,獨守空閨,自然怨憂滿懷,偏偏幾隻殘鶯似乎也察知閨中思婦的孤寂,天天來陪伴着她叫個不停,更令人愁腸百結。愁之無奈,只好拉開窗簾,目之所見,芳草萋萋,碧色天涯。這無邊的春色,既能勾起往日“草色青青送馬蹄”的回憶,也可以引起草綠有期,徵人難待的悲恨,是前者,是後者,抑或兩者皆有,總不免“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李重元《憶王孫》)。眼前所見,心中所思,景、事相連,更惹動無限傷懷。她只得再次將視線移開—— “庭前時有東風入,楊柳千條盡向西”。

  這兩句別具匠心。“時有東風入”爲“千條盡向西”之因,在東風的吹拂下,楊柳千條向西搖擺,既寫出了眼前景又傳遞出心中情。因爲唐時征戍多在西陲,徵人所在,妾之所向,“楊柳千條盡向西”,正形象概括了那離魂倩女,玉立亭亭,憂思萬縷,終日西望的情景。如此終篇,收到了情深意摯,含而不露,扣人心絃,餘味不盡的藝術效果。

  “詩中須有人在”。這首詩句句寫景, 卻句句“有人在”,人與自然獲得了奇妙的對應。“人”之所見所聞,既是情的觸媒,又是意的流向,“人”之情動心馳,與物之聲色勢態融爲一體,是情化的自然,是自然的情化,兩者渾然無跡,達到了“超妙”的藝術境界。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