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紛紅紫已成塵,布穀聲中夏令新

作者:陸游 出自:《初夏絕句》 标签:夏天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陸游的《初夏絕句》

紛紛紅紫已成塵,布穀聲中夏令新。
夾路桑麻行不盡,始知身是太平人。

賞析
  初夏是令我激動的。我扛着那巨型三腳架,在陽臺上固定好了尋星鏡,便開始了我的星際旅行。在這城垣之中,再沒有比夏夜星空中更明亮的星了。我在天空中搜尋着維納斯,調焦,忙地不亦樂乎。
  說不上是繁星滿天,也是星光點點,有時候月明星稀,倒令我想起“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來。初夏的夜是悶熱的,熱的舒心,熱的暢快。這還不像仲夏時的“小池殘暑退,高樹早涼歸 ”。等到仲夏時節,一家老少在夏夜,拿上涼蓆,在雨後散發出清香的草地上納涼。倒也真有些許意。正如杜甫的《夏夜嘆》說:“仲夏苦夜短,開軒納微涼。”初夏裏最優美的還有夜空中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的。星星像是浸在水裏一樣,而螢火蟲就在這水一樣的空中扶搖而上。有人抓上幾隻,放在瓶裏,它們便發出美麗的光芒。螢火蟲就代表着夏天,即使是初夏。
  夏日的午後是悶熱的。坐在籃球場邊的長凳上,我的心早已飛奔在森林之中。初夏的墨綠的大森林中,涼意瀰漫開來。日光和諧地,靜謐地從枝頭泄下,暖暖地灑在肩頭。碧藍的天空像瑪格麗特的水晶球一樣,閉上眼睛,初夏的微風拂過耳朵,會把頭髮凌亂地吹在臉上。綠葉婆娑,初夏的風纏繞着參天古木的軀幹,我便和風一起低語,走向更遙遠的仲夏。而面前的,便是球場上飛奔的身影。 初夏總是和海洋聯想在一起的。最初的印象是佇立於海岸上,帶着一分活力與熱情,伸開手去感覺穿過指間的海風。背景是淡淡的色調,嬉戲的人們的身影變得模糊。瞬間的淚眼朦朧,宛如凌空的女神撒下的花朵… …這是初夏的曼妙的日光海岸。
  我靠着榕樹坐下,放着悠揚的樂曲,品着一杯淡淡的香茗,尋找我的初夏絕句。風促然吹過,引得花兒飄零,那如緋紅的輕雲般燦爛的花瓣就這樣在初夏時節,芬飛。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