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未落桐葉長

作者:李頎 出自:《送陳章甫》 标签:花

【原文赏析】

出自盛唐詩人李頎的《送陳章甫》

  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未落桐葉長。

  青山朝別暮還見,嘶馬出門思舊鄉。

  陳侯立身何坦蕩,虯鬚虎眉仍大顙。

  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

  東門酤酒飲我曹,心輕萬事如鴻毛。

  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雲高。

  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口停舟渡不得。

  鄭國遊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嘆息。

  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日今如何。

賞析
  李頎的送別,以善於描述人物著稱。此詩即爲一首代表作。朋友陳章甫罷官回家,李頎作此詩送別。

  陳章甫是個很有才學的人,原籍不在河南,不過長期隱居嵩山。他曾應制科及第,但因沒有登記戶籍,吏部不予錄用。經他上書力爭,吏部辯駁不了,特爲請示執政,破例錄用。這事受到天下士子的讚美,使他名揚天下。然其仕途並不通達,因此無意官事,仍然經常住在寺院郊外,活動於洛陽一帶。這首詩大約作於陳章甫罷官後登程返鄉之際,李頎送他到渡口,以詩贈別。前人多以爲陳章甫此次返鄉是回原籍江陵老家,但據詩中所云“舊鄉”、“故林”,似指河南嵩山而言。詩中稱陳章甫爲“鄭國遊人”、自稱“洛陽行子”,可見雙方同爲天涯淪落人,情意是很密切的。

  詩的開頭四句,輕快舒坦,充滿鄉情。入夏,天氣清和,田野麥黃,道路蔭長,騎馬出門,一路青山作伴,更懷念往日隱居舊鄉山林的悠閒生活。這裏有一種曠達的情懷,顯出隱士的本色,不介意仕途得失。然後八句詩,用生動的細節描繪,高度的藝術概括,讚美陳章甫的志節操守,見出他坦蕩無羈、清高自重的思想性格。前四句寫他的品德、容貌、才學和志節。說他有君子坦蕩的品德,儀表堂堂,滿腹經綸,不甘淪落草野,倔強地要出山入仕。“不肯低頭在草莽”,指他抗議無籍不被錄用一事。後四句寫他的形跡脫略,胸襟清高,概括他仕而實隱的情形,說他與同僚暢飲,輕視世事,醉臥避官,寄託孤雲,顯出他入仕後與官場污濁不合,因而借酒隱德,自持清高。不言而喻,這樣的思想性格和行爲,註定他遲早要離開官場。這八句是全詩最精採的筆墨,詩人首先突出陳的立身坦蕩,然後寫容貌抓住特徵,又能表現性格;寫才學強調志節,又能顯出神態;寫行爲則點明處世態度,寫遭遇就側重思想傾向。既扣住送別,又表明罷官返鄉的情由。“長河”二句是賦而比興,既實記渡口適遇風浪,暫停擺渡,又暗喻仕途險惡,無人援濟。因此,行者和送者,罷官者和留官者,陳章甫和詩人,都在渡口等候,都沒有着落。一個“未及家”,一個“空嘆息”,都有一種惆悵。而對這種失意的惆悵,詩人以爲毋須介意,因此,末二句以試問語氣寫出態炎涼,料想陳返鄉後的境況,顯出一種泰然處之的豁達態度,輕鬆地結出送別。

  就全篇而言,詩人以曠達的情懷,知己的情誼,藝術的概括,生動的描寫,表現出陳章甫的思想性格和遭遇,令人同情,深爲不滿。而詩的筆調輕鬆,風格豪爽,不爲失意作苦語,不因離別寫愁思,在送別詩中確屬別具一格。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