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梅發高樹,迥映楚天碧

作者:柳宗元 出自:《早梅》 标签:梅花

【原文赏析】

出自中唐詩人柳宗元的《早梅》

早梅發高樹,迥映楚天碧。
朔風飄夜香,繁霜滋曉白。
欲爲萬里贈,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銷落,何用慰遠客。

賞析
  梅花傲霜雪鬥嚴寒,歷來是人歌詠的對象,且多以梅自喻,表達作者的情趣。柳宗元也正是這樣,在《早梅》詩中借對梅花在嚴霜寒風中早早開放的風姿的描寫,表現了自己孤傲高潔的品格和不屈不撓的鬥爭精神。
  全詩分前後兩層意思,前四句詠物,後四句抒懷。“早梅發高樹,迥映楚天碧。”起筆不凡,筆勢突兀。早梅與別的花卉不同,在萬物沉寂的寒冬綻開了花蕾,“衆花搖落獨暄妍”(林逋《山園小梅》)。一個“發”字把早梅昂首怒放生機盎然的形象逼真地展現在讀者的眼前。其背景高遠廣闊的碧藍的天空,不僅映襯着梅花的色澤,更突出了它的雅潔,不同凡俗。而“發高樹”的“高”字借實寫虛,暗寓詩人不苟合流俗行高於時人。“朔風飄夜香,繁霜滋曉白”緊承開頭兩句寫梅花開放的惡劣環境,表現梅花不同凡花的風骨。這兩句詩與陸游《落梅》絕句裏的“雪虐風饕愈凜然,花中氣節最高堅”意同,都讚頌了梅花傲視霜雪的不屈品格。早梅所處環境的“朔吹”、“繁霜”實際上正是柳宗元遭遇的政治環境的縮影。“永貞革新”失敗後,柳宗元被貶到邊遠落後的南荒之地,過着囚徒般的日子,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面對腐朽勢力連連不斷的打擊,始終堅持自己的理想,懷抱堅定的自信,他表示:“苟守先聖之道,由大中以出,雖萬受擯棄,不更乎其內。”(《答周君巢餌藥久壽書》)
  作者目睹可歌可敬的梅花想起了遠方的親友,於是借物抒懷:“欲爲萬里贈,杳杳山水隔,寒英坐銷落,何用慰遠客?”前兩句由陸凱范曄詩“折梅逢驛吏,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翻出,但意致不同。陸詩灑脫,柳詩沉鬱,這是因爲柳宗元作詩的情境與陸凱不同。柳宗元被貶永州後,“罪謗交織,羣疑當道,”“故舊大臣”已不敢和他通音訊,在寂寞和孤獨中艱難度日的柳宗元是多麼思念親友們啊!於是想到折梅相送,可親友們遠在萬里之外,是根本無法送到的。這裏除了地理上的原因外,還有政治上的原因,他作爲一個“羈囚”不能連累了親友,更何況“寒英坐銷落,何用慰遠客?”柳宗元從梅的早開早落聯想到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境遇,怎麼不憂,怎麼不心急如焚呢?正因爲憂其早開早落,所以柳宗元也是在自我勉勵,自我鞭策。事實上在永州雖然被迫離開了政治舞臺,但他自強不息,把“閒居”的時間用在訪求圖書,認真研讀和對自己前半生實踐的總結上,奮筆疾書,在理論上做出了重大建樹,在文學上取得了光輝成就。這就是他對親友的告慰。“欲爲萬里贈”四句詩表達的思想感情是很複雜的,既有對親友的思念,也有對自身遭遇的不平和“輔時及物”的理想不能實現的痛苦。
  柳宗元是一個用世之心極強、不甘寂寞的人,但他在永州過的是遠離政治活動而浪跡山水的生活,貶謫所造成的痛苦時時激盪在內心,反映在他的詩歌裏,正如孫昌武先生所說是“表現上的簡淡清爽與內在感情上的深沉熾烈的統一。”這首詩就是這樣,用簡樸、疏淡的文辭刻畫早梅傲立風霜昂首開放的形象,抒寫詩人的情志,狀難寫之物如在眼前,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梅的風骨與作者的人格融爲一體,含蓄蘊藉,感情深摯委曲,給人以很強的感染力。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