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

作者:曹雪芹 出自:《紫菱洲歌》 标签:荷花

【原文赏析】

出自清代詩人曹雪芹的《紫菱洲歌》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
蓼花菱葉不勝愁,重露繁霜壓纖梗。
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
古人惜別憐朋友,況我今當手足情!

賞析
  賈赦將賈迎春許嫁了孫紹祖,並將她接出大觀園去。賈寶玉十分惆悵,天天到賈迎春住過的紫菱洲一帶徘徊,只見“軒窗寂寞,屏帳翛然”,“那岸上的蓼花葦葉,也都覺搖搖落落”,情不自禁吟此一歌。

  賈迎春雖已搬出大觀園,但尚未過門成親,禍福甚難逆料,賈寶玉即發此悲嘆,彷彿已有不祥的預感。可見,魯迅說賈府中“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然呼吸而領會之者,獨寶玉而已”(《中國小說史略》),這話是很有道理的。

  賈寶玉見紫菱洲一帶寥落景象的文字之後有一條脂硯齋批語說:“先爲‘對景悼顰兒’作引。”這條批語可注意者有三:一、這裏的描寫與後來賈寶玉悼林黛玉所見瀟湘館景象,定有相似之處。那時,當也是人去樓空,草木搖落,景象悽慘,而且也是秋天。二、此處“作引”尚有歌八句,彼時所作當篇幅更大,內容份量更重,否則,寫林黛玉之死的文字在藝術上就壓不住寫晴雯的文字。三、從脂硯齋批語的語氣看,“悼顰兒”也不像是八十回之後又隔了很久的事,這樣,很可能原稿從第八十一回起情節發展即開始出現急遽的變化,不幸之事接二連三:賈氏三姐妹離去,香菱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電閃雷鳴之中,一場暴風雨隨之而到來。如果這樣的估計大致不錯的話,那麼原稿下半部開始是不會再用鬆散的筆調去寫“四美釣游魚”之類的無謂情節的。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