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作者:李白 出自:《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 标签:水

【原文赏析】

出自唐代詩人李白的《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

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

賞析
  首句寫景,兼點季節與泛舟洞庭事。洞庭在嶽州西南,故稱“南湖”。唐人喜歡吟詠洞庭,佳句累累,美不勝收。“南湖秋水夜無煙”一句,沒有具體精細的描繪,卻是天然去雕飾的淡語,惹讀者聯想。人夜裏來到湖上,能見“無煙”,這表現了湖上的光明。詩人沒有寫月,而已得“月色”,用詞極妙。清秋佳節,月照南湖,境界澄沏如畫,這種具有形象暗示作用的詩語,淡而有味,其中的好處,是具體的描寫難以做到的。
  在被月色淨化了的境界裏,最易使詩人忘懷塵世一切瑣屑的得失之情而浮想聯翩。湖光月色激起“謫仙”李白羽化遺世的想法,所以次句說:“耐可乘流直上天?”傳說天河通海,所以詩人會有這樣的想象。詩人天真的異想,又間接告訴讀者月景的迷人。
  詩人並沒有就此上天,後兩句寫泛舟湖上賞月飲酒之樂。“且就”二字意味深長,意思是雖未上天,卻並非青天不可上,也並非詩人自己不願上,而是洞庭月色太美,不如暫且留下來。這樣的措辭很巧妙。蘇軾《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數句,意境與這首詩近似。湖面清風,湖上明月,自然美景,人所共適,所以李白曾說“清風朗月不用一錢買”(《襄陽歌》)。說“不用一錢買”,是三句“賒”字最恰當的註腳,還不能淋漓盡致地表現出這個字的巧妙。這個字的用法看起來好像很無理,“月色”不可能“賒”,也根本用不着去“賒”,然而用這一字,就將自然人格化。八百里洞庭猶如一位富有的主人,擁有湖光、山景、月色、清風等等無價之寶(詩人只說“賒月色”,讀者卻可以舉一反三),而又十分慷慨好客,不吝借與。著一“賒”字,人與自然有了娓娓對話,十分親切。這種別出心裁的擬人化手法,是高人一籌的。作者《送韓侍御之廣德》也有“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淵明”之句,也用了“賒月色”的詞語,讀者可以互相參考。面對風清月白的良宵不可無酒,很自然地引出了末句。詩人明明在湖上,卻說“將船買酒白雲邊”,也是看似無理,而實際上值得玩味。原來洞庭湖面遼闊,水天相接,詩人遙看湖畔酒家,就在白雲繚繞的地方。詩人說“買酒白雲邊”,表現了湖面的壯闊。同時又與“直上天”的異想呼應,人間酒家被詩人的想象移到天上。這即景之句又充滿奇情異趣,豐富了全詩的情韻。
  總的說來,這首詩的巧妙不在於景物具體描繪的工緻,而在於即景發興,藝術想象奇特,鑄詞造語獨到,能啓人逸思,通篇有味而不能句句分解,正如明代謝榛所說:“以興爲主,渾然成篇,此詩之入化也。”(《四溟詩話》)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