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作者:文天祥 出自:《過零丁洋》 标签:勵志

【原文赏析】

出自宋代詩人文天祥的《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賞析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作者在面臨生死關頭,回憶一生,感慨萬千。他抓住了兩件大事,一是以明經入仕,二是「勤王」。以此兩端起筆,極好地寫出了當時的歷史背景和個人心境。"干戈寥落",是就國家整個局勢而言。據《宋史》記載,朝廷徵天下兵,但像文天祥那樣高舉義旗爲國捐軀者寥寥無幾。作者用"干戈寥落"四字,暗含着對苟且偷生者的憤激,對投降派的譴責!

  如果說首聯是從縱的方面追述,那麼,頜聯則是從橫的方面渲染。"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作者用淒涼的自然景象喻國事的衰微,極深切地表現了他的哀慟。把自己的命運和國家的前途緊緊的聯繫在一起亡國孤臣有如無根的浮萍漂泊在水上,無所依附,這際遇本來就夠慘了。而作者再在"萍"上著"雨打"二字,就更顯悽苦。這"身世浮沉",概括了作者艱苦卓絕的鬥爭和坎坷不平的一生。本聯對仗工整,比喻貼切,形像鮮明,感情摯烈,讀之使人愴然!

  五六句緊承前意,進一步渲染生髮。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的軍隊被元兵打敗後,曾從惶恐灘一帶撤退到福建。當時前臨大海,後有追兵,如何闖過那九死一生的險境,轉敗爲勝是他最憂慮、最惶恐不安的事情。而今軍隊潰敗,身爲俘虜,被押送過零丁洋,能不感到孤苦伶仃?這一聯特別富有情味,"惶恐灘"與"零丁洋"兩個帶有感情色彩的地名自然相對,而又被作者運用來表現他昨日的"惶恐"與眼前的"零丁",真可謂史上的絕唱!

  以上六句,作者把家國之恨、艱危困厄渲染到極至,哀怨之情匯聚爲高潮,而尾聯卻一筆宕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磅礴的氣勢、高亢的情調收束全篇,表現出他的民族氣節和捨身取義的生死觀。結尾的高妙,致使全篇由悲而壯,由鬱而揚,形成一曲千古不朽的壯歌。本句中作者直抒胸臆,表現了詩人爲國家安寧願慷慨赴死的民族氣節。

赏析